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府都卖报人

第七十九章:入天阳

府都卖报人 夏夏夏2021 4267 2022-09-07 23:17

  三大元婴同时出现,足以说明此番事态。

  集合的速度很快,不过十余分钟时间,上万人便是集结完毕。

  掌门秦羽坐于三人中央,双眼微闭,不怒自威。

  杨太上坐于左侧,捻着胡须看着台下,似乎在考量着什么一般。

  紫龙峰严峰主坐于右侧面色凝重,一言不发。

  见到弟子到的差不多,左侧杨太上缓缓起身。

  这也是许靖第一次见到杨太上本人。

  与想象中所差不多。

  面容冷峻,不怒自威。

  “众弟子,今日,老夫有一决议宣布,此决议关系我宗未来千秋万代。”

  上万人,已有不少开始疑惑不解。

  关系宗门千秋万代,杨太上何等地位,说出此等话,说明绝非小事。

  纵然万千人心中疑惑,却无一人出言讨论,皆是立身听讲。

  捻胡须,杨太上继续说道:“万年来,我宗长期驻扎星罗城侧,保境安民,守护一方水土,虽只是偏安一隅,却也闲得自在。”

  “然,一月前,国宗天阳宗至此,汝等皆知,一山不容二虎,而天阳宗之威,绝非我等可撼动。”

  有些人,已是开始听出了些许不对经之色,脸上,眼神,也是开始默默朝向某个新到宗门方向。

  台上除去杨太上,另外二人皆是一言未发。

  甚至,皆是双目紧闭,未曾敢看台下众人一眼。

  是的,哪怕一眼。

  杨太上苍老却无比雄厚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却是直接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故而,得燕宗主恩赐,特许我南岳宗,全宗并入天阳宗,封南岳派,日后谓天阳宗,南岳派。”

  终于,在听到这话之后,所有人,都是绷不住了。

  巨大无比的广场之上,所有人开始议论纷纷。

  “什么玩意?意思就是,以后我们就是天阳宗弟子了?”

  “这是什么意思?天阳宗南岳派,这又是什么玩意?”

  “这不就是将整个宗门送给别人成为别人的附庸了吗??”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有人窃喜成为国宗一员,也有人愤愤台上三人的卖宗行为。

  而其中,冯康显然是难以接受那一方。

  更有甚者,在前几日见识到天阳宗众人狂傲之后,当即提出,要离开宗门,不愿做天阳宗之人。

  “为什么,师父和师伯,为何会同意如此离谱的提议?万年宗门南岳宗,就这么没了?”

  冯康喃喃自语,似乎到了此刻,都难以置信。

  本能的,许靖也希望离开,只是,脑海中,浮现出了当初天阳宗弟子那句话。

  “老祖……在天阳宗之中……”

  “哥哥,我们,或许可以趁这个机会,进入天阳宗查查老祖的下落。”

  许靖点点头,这也正如他所想。

  但日后的策略,或许需要改变。

  南岳宗给不了自己什么帮助,自己只需要低调生存。

  但天阳宗不同。

  奉天老祖所关押之地,必然极为隐秘。

  寻常弟子,断然难以接触。

  若想到可以接触这番秘密之时,必然需要地位高崇。

  自己需要展露天赋。

  展露即便再天阳宗,都无与伦比的天赋。

  似乎是在等待众人讨论结束,缓缓,上方,杨太上的声音继续响起。

  “燕宗主特许,为体现我南岳派地位,特许老夫为日后天阳宗副宗主,原南岳宗掌门云凡为日后南岳派掌门,紫龙峰峰主为南岳派副掌门,南岳派十六峰弟子可原地修习,日后,南岳派所有事项,有老夫在,将会一切从优!”

  话还未说完,冯康便是暗暗啐了一口。

  说道此处,即便是傻子也是明白了。

  杨太上,为了成为天阳宗副宗主,成为了最大赢家。

  一个南岳宗的太上长老,与天阳宗的副宗主,其中差别又岂是天差地别可以形容。

  接下来的内容,许靖没有任何兴趣听。

  如今自己需要考虑的,便是日后并入天阳宗之后,自己应当所做之事。

  直至结束,台上的掌门云凡、以及紫龙峰主严弘二人,都是未曾发出一声。

  于是,整个南岳宗,便是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气氛之中。

  按照杨太上所言,下月初一,原外门大比之日,正式并入天阳宗。

  宗门并入仪式,以及外门大比同时进行。

  届时,将会有不少天阳宗长老前来观战,以带领自己心仪弟子前往天阳宗总峰。

  期间准备的东西必不可少。

  山门之上各类牌匾及宗门之中诸多地方皆是需要更换。

  对于这类活动,基本都是外门弟子包揽。

  许靖也是在这时,发现了跟着冯康的好处。

  不同于许多长老为了表现自己积极让下属弟子筹备。

  冯康根本是懒得理会,每日和许靖二人皆是在自己房中修行。

  如此二人,在格外忙碌的外门之中,倒是显得异类无比。

  许靖的日子每日便是如此度过,每日除了睡觉便是修炼。

  只不过,最近的许靖,很是疑惑。

  “嘿,玥玥!”

  “在呢!”

  林玥一身长裙,仙气飘飘立于许靖身旁。

  “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梦,最近经常出现……”

  许靖的语气虽是平淡,但林玥却是感知的到,其中充满担忧。

  一个英勇伟岸男子,一名倾世之姿女子,在受人围攻之时,将一名婴儿传送走。

  “那个传送阵,老祖竟然也会施展,我可以感知的出来,这是一模一样的阵法……”

  “玥玥,你告诉我,其中有什么关联吗?……”

  林玥眉头轻蹙,许靖所遇到之梦,林玥自然可以感知到。

  寻遍目前许靖记忆的每一个角落,无疑,这个镜头皆是无比陌生。

  甚至,根本无迹可寻。

  “唉……哥哥,可能是最近累了把,别想太多了。”

  “好……”

  宗门并入的时间,很快便是到来。

  清晨,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许靖感到浑身舒爽。

  经脉之中,四肢百骸传来阵阵暖流。

  许靖整个人,气势更是相比之前暴涨无比。

  与许靖之前想象的跨越大段时的艰辛不同。

  一切皆是水到渠成。

  没有任何瓶颈。

  丹海境第一重境。

  二十三岁的丹海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