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混在聊斋世界的书生

第018章 谋划开始登上门

  想起刚刚张氏的话,刘楚摇了摇头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是遇到了来自母亲操心婚事这事,不过刘楚心中并无反感。

  目光落在厨房方向,隐约看到周凌儿连忙缩回的小脑袋,这个世界对于女子太过苛刻些,周凌儿其实并没有什么选择,作为自己的丫头,无论张氏怎么喜欢她,她将来最好的结局就是跟着自己。

  这点自己清楚,张氏清楚,周凌儿更加清楚。

  刘楚不是什么圣人,也不是什么迂腐的读书人非要给周凌儿什么自由,若是真的这么做了才是对周凌儿最大的伤害。

  无论如何,将来都要要了周凌儿的。

  “现在自己身体年纪太小,还是等将来吧,到时候总要给凌儿一个身份,至于现在还是安心读书,闯过当前的难关才是!”

  刘楚哑然失笑,牵着老马和母亲说了一声走出家门向赵家庄而去。

  接下来,自己就要展开行动,铲除自己身边当前最大的危机了!

  老马年纪大了,可步伐稳定,刘楚骑在上面稳稳前行,并不需要催促。

  赵家庄比刘家村大了不止一倍,最有名的就是赵财主家,甚至因为赵财主的存在让赵家庄人颇为自豪。

  张生一身童生袍服缓缓来到赵家庄,稍微打听已经走到了赵生家所在。

  赵大财主虽然身处乡下,可家中豪富,气派不小,平日家中时常有宾客登门,因而还专门设置了迎宾的门房。

  刘楚通报了自己身份,言称是赵生同窗好友前来拜访,门子听说是少爷友人不敢怠慢,而且刘楚案首童生的身份也听说过,连忙向内门通报。

  片刻之后一名笑呵呵的中年富态男子已经亲自走了出来,远远就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哈哈,没想到今日刘案首亲自登门,怪不得大早上就有喜鹊叽叽喳喳的叫呢!”

  刘楚看着这笑呵呵的中年土财主,终于知道赵生家这片家业为何打理的井井有条了……

  “今日道远冒昧前来,还望赵伯父见谅,叨扰伯父了。”刘楚轻轻一笑,顺势上前行礼。

  脑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想起赵生此人,面前这个精明的土财主竟然只有一个赵生那般糊涂的独生子,不知道这位赵财主有没有半夜惊醒过……

  刘楚陪着赵财主入内之后,请入客房饮茶,今日刘楚亲自前来定然有事,赵财主猜出定然有事,等到坐定之后就挥了挥手让周围下人退去。

  “道远?这个字倒是不错!”赵财主笑呵呵的说道,“道远啊,早就听我儿博才说你们是好友,博才能交到你这好友还算不错,今后你们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还要多多亲近才是。”

  赵财主语气亲热,防止是对着自家晚辈说话,让人觉得舒服。

  刘楚倒是笑着应下,这种表面的关切其实不过是客套话,若是自己非童生案首恐怕就没有这等待遇,不过这是人之常情,他不会生出什么愤青心思。

  “多谢伯父提点,此次前来正是寻找博才兄,不知道可否让博才兄前来相见?”

  刘楚开口说道,目光落在了这位赵财主身上。

  不过心中已经隐约猜到恐怕赵生并未返家,要不然自己前来怎么也应该是赵生出来相会,而不是面前坐着的赵财主。

  果然不出刘楚所料,听到刘楚的话之后赵财主微微皱了皱眉才说道:“嗯?原来是这样……不过你找他可有什么要紧事?若是有的话,我这就派人把他喊过来。”

  “博才兄现在未曾在家?”

  “嗯,说是在县城读书访友,要过两日再回来。”

  刘楚不由心中暗自吐槽,这个家伙还沉浸在红粉骷髅中呢,两日后恐怕连骨头渣子都没了!自己在这里满心思的除妖,那个家伙竟然和妖怪睡一起!

  这难道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既然如此,还请伯父派人以伯父的身份前往把博才兄请来,此事事关重大,而且也需要伯父知晓。”刘楚神色郑重的对着赵财主说道。

  赵财主一愣,仔细看了一眼刘楚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外面喊了一句:“阿六,你去县城把少爷找回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议!”

  顿时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应了一声,然后匆匆离开。

  等人离开之后,赵财主有心想要问问何事,闲聊了两句就谈到了赵生身上。

  可在赵生未来之前刘楚并不会多说,要不然恐怕事半功倍,到时候等赵财主亲自看到赵生之后自己再说才能让赵财主相信。

  因此刘楚并未多言,只是岔开话题。

  赵财主自然能够感觉到刘楚想要逃避话题的心思,微微一笑就绕过不再提及,倒是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眼睛一亮:“对了道远,你家中可曾婚配?”

  “家中贫寒,而且小生年纪不大,倒是未曾考虑过这些。”刘楚未曾多想,顺口说道。

  “哈哈,成家立业,总要先成家再立业,而且道远你乃是案首童生,秀才功名唾手可得,必不会罢黜,前途无须担忧,因而不妨考虑家事……我赵家有一位亲戚家独女,知书达理,容貌俊秀,倒是和道远颇为相配,你觉得如何?若是有意,此事我可帮忙做主。”

  “呃……”刘楚哪里会想到自己前来准备提前动手除妖,未曾想竟然还被面前的赵财主看中说亲,又想起张氏之前说的那件事情,难道自己年纪真的大了?看着面前热切的眼神,连忙摇了摇头,“多谢伯父厚爱,不过家母曾说等到将来科举成才,有所成就之后才会谈及娶妻之事,只能让伯父失望了……”

  “这倒是可惜了……”赵财主闻言遗憾的摇了摇头,面前这人的却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将来秀才功名是肯定的,若是有了机缘甚至还能更进一步,而自家那位亲戚家女子已经十八岁,再等两年就是难嫁,自是等不及了。

  赵家有马,家中仆人阿六骑着马前往县城速度极快,不久之后就已经匆匆从外面返回,只是脸色有些怪异,进了房中之后看了刘楚一眼,然后走到赵财主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赵财主脸色微变,皱眉之间就有些怒意:“人都没见到?那阿五呢?阿五带回来没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