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从被召唤开始

第517章 一二三,木头人!(味道)

从被召唤开始 丰川雅 6995 2022-09-07 23:17

  整整一年以后,苍蓝城和奇迹城迎来了第一届毒虫节。

  因为魔道城对魔王克茲再次死亡这件事情深表怀疑且难以置信,加上星落他们后续迅速的行动,以及苍蓝城和奇迹城周边天然的水势,苍蓝城顺利占据了奇迹城。

  而且到现在一年的时间里,魔道城方面相当的克制,并没有发起任何的进攻。

  毕竟,魔王克茲在五天的时间里接连死了两次,让魔道城实在是难以捉摸起来。

  而且到现在为止,魔道城方面依旧不知道所谓的魔王克茲是一具人偶。

  这一年的时间里,苍蓝城里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其中最让星落他们高兴的,那就是地净的两个孩子正在茁壮成长。

  地净的两个孩子是一对兄妹,而其中的哥哥越来越像地净了,无论是从颜色还是气质样貌上,这个哥哥真的越来越有地净的感觉了。

  而地净的女儿自然不可能和哥哥一个样子了,看起来更显素雅,虽然也是鸡的形态。

  看着这个哥哥越来越有传说中地净的样子,两个灰白兔子大受震撼。

  因为按照他们两个的理论,以及所学到的知识,这种传说中的存在是无法培育,只能随环境而生,天生地养的。

  不过这样的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不过这一对兄妹也不是随便就长成这个样子的。

  因为,他们两个的饮食一直在由颛端进行负责。

  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颛端在睡梦中学会了一门触及永恒的道法。

  味之道。

  简称,味道。

  因为在两个兔子的判断里,像是地净这样的传说存在,如果没有了黑雾,自身就会随着死亡,亦或者,逐渐的进行退化,变成寻常花里胡哨的鸟类,再也没有了传说的特质。

  而现在黑雾的力量已经消失,即使是地净的孩子,也会是相同的结果。

  要么是养不活,要么这两个地净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退化成其他普通的鸟类。

  然而在颛端的喂饭之下,这两个地净的孩子,尤其是哥哥,真的也越来越像传说中的地净了。

  至于妹妹,自然是不可能跟自己的父亲一模一样的,不过也同样保持了地净很多的特点,同时素雅温柔很多。

  这其中的原因,按照颛端的说法,是因为他给地净两个孩子的食物中,带有着永恒的味道。

  或者确切说是黑雾的味道。

  虽然,颛端给两个兄妹吃的,在星落他们看来就是普通的炒蜈蚣,炖蝎子,以及炸的金黄的大豆虫。

  星落他们实在没有看出闻出,那所谓永恒的味道,黑雾的味道在哪里。

  除了颛端的手艺似乎的确好一些,星落实在看不出颛端做的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甚至,颛端的做法相较于其他的厨师更加的敷衍,但是没办法,颛端就是拿东西随意煮一下,就是比其他人强。

  不过不管颛端所谓永恒的味道,黑雾的味道真的有没有,但这两个兄妹的确是在朝着地净的方向成长着。

  而且,很喜欢吃颛端做的这些东西。

  星落看起来这些没什么,两个灰白色的兔子却大受震撼,认为这是超级颠覆的事情。

  甚至,这两个灰白兔子看向颛端的眼神都越来越敬畏,就像是在看着一位神明一样。

  这两个兔子似乎已经相信了颛端口中所说的,永恒的味之道。

  然而,作为一名穿越人员,星落实在难以理解,并感觉有些无语,他们竟然一直在研究着如何养鸡和如何做饭有味道的问题。

  星落难以理解的同时,又莫名的大受震撼…

  在发现颛端的味之道能让地净的孩子也维持地净的样子以后,两个灰白色的兔子和颛端就迅速的决定,要用这份永恒的味道唤醒已经变成木头的地净。

  第一届毒虫节就如此成立了,日子自然选的是黑雾消散,所有的木头人都复活,地净却变成了木头的日子。

  其实,在发现能让地净的孩子维持地净的样子以后,颛端和松灵蘑菇大王每天三餐都会专门的给变成木头的地净送去这些带着黑雾味道的食物。

  毕竟地净之前的时候,就是由他们提供饮食的。

  不过仅仅只是如此,这点味道可能还是有点太薄弱了。

  所以颛端他们就想有这样的一个节日,一次性的提供大量的味道,和热闹的氛围,以刺激地净醒来。

  毕竟,这种事情颛端也没有把握,只是想试一试,也就没有过于着急让大家一起帮忙。

  然而随着这个节日被公布出来,苍蓝城乃至是奇迹城的居民们,这才注意到颛端每天都往这里送毒虫饭有是什么原因。

  渐渐的,送到地净面前,做好的毒虫越来越多,甚至似乎都已经不需要再进行什么专门的毒虫节了。

  然而,颛端却知道这是用处不大的,只有真正带有黑雾味道的毒虫才能真正的激发地净。

  很快相应的通知就传遍了两个城市,这一次,很多人不再往地净那里送做好的毒虫了,而是将抓到的毒虫都送到了颛端的那里。

  其实颛端是完全不缺毒虫的,星落的鸟形态法相都可以帮颛端抓到很多。

  甚至有人专门的去找颛学习请教,如何才能做出更能唤醒地净的味道。

  但是真正的味道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短时间内还没有人能够模仿出黑雾的那种味道。

  然而,这段时间里,除了颛端在给地净送去带着黑雾味道的毒虫,还有另外一个精致的食盒在坚持的送着。

  颛端最开始以为是某人的固执,但在偶尔间尝了一次以后,颛端竟然惊讶的发现,这个食盒里的味道竟然和自己的不相上下。

  在苍蓝城中竟然还有一个人能和颛端一样,能完美做出黑雾的味道。

  颛端好奇的蹲了许久,也没发现这个人究竟是谁。

  很快,就在这样的氛围和节奏中,终于迎来了正式的毒虫节。

  因为早已经做好了宣传,并且放了假期,无论是苍蓝城还是奇迹城都做好了节日的装饰和氛围,所以这个节日很快就在热闹的氛围中开始了。

  这一天,所有的居民都早早的去角落或者城外抓了些小毒虫,实在抓不住的就用些小豆虫代替,然后全都送到地净的前面。

  然后再由颛端,松灵和蘑菇大王一起将它们做成食物,并且由颛端赋予这些食物黑雾的味道

  而在这段时间里,并没有任何其他的人会做出那种黑雾的味道,即使是松灵也不行。

  这一次的毒虫节还是要由颛端亲自来做,这也让颛端对那个神秘人越发的有兴趣。

  甚至,颛端专门的找过星落,但星落却表示,“对这种行业内部合理的竞争是不会干预的。”

  这让颛端很是无语。

  节日的氛围是快乐且怀念的。

  在那个小白猪的家里,刚刚抓虫子回来的小白猪就被父亲叫到了房间里面。

  “父亲大人有心了。”

  看见父亲的桌子上面也摆着一个装满毒虫的密封盒子,而且似乎比自己辛苦挖的还要大而且多,小白猪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向自己的父亲躬身说到。

  “不用这个样子,你们只是玩伴,我们才是战友,一起拼过命的。”

  这位大豪猪的族长不客气的向小白猪说到。

  “他不但是我的战友,还有大恩于我们家,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不值一提。”

  “别一见面就这么有火药味。”

  小白猪的母亲在一旁说到,“都快去换身像样的衣服,别去晚了。”

  很快,这一家三口就走出了院门,朝着地净木头大公鸡的方向走去,父子各自提着一个大大装满了毒虫的盒子。

  走了一会,父亲终于说话了。

  “过完今天这个节日,我就会宣布将族长的位子让给你。”

  这位族长父亲突然的说到,小白猪明显的有些意外。

  “我在之前的战斗中丢了一只胳膊,一条腿还瘸了,即使族里人再反对,也会卖我这个面子的。”

  族长父亲如此的说到。

  “你父亲现在这个样子,虽然可以说是鞠躬尽瘁,可是也已经无法再支撑着族群前进了。”

  母亲在一旁接着说到。

  “我知道你还小,但我这样子还能给你撑住一两年的。希望你那个朋友复苏过来以后,咱们也有能力报答人家。”

  父亲继续的说到。

  “嗯。”

  小白猪点了点头。

  有的父母带着孩子早早的就来了,将抓到的小毒虫密封盒子放到了地净的周围。

  “孩子,有些事情不应该忘记的。”

  “嗯。”

  父母看着巨大的木头大公鸡,向身边的孩子说到,孩子点了点头,就急忙的去找周围其他的孩子玩耍了。

  孩子的父亲看了看自己的孩子跑去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随手习惯的将双手背在了身后。

  在这对父母的不远处,一个带着面纱的白衣女子,也将一盒毒虫放在了地净的前面。

  不过这个盒子是镂空的,里面的毒虫已经经过了烹制,特殊的味道能从镂空的位置轻易的飘散出来。

  这位白衣、遮着面纱的女子放下了食盒,就抬头那么看着地净木头大公鸡的样子。

  这时候,一个有些弓背的老妇人,走到了这个白衣女子身边。

  “请问,是金姑娘么?”

  这个老妇人看向白衣女子问道,白衣女子似乎这才感觉到这个老妇人,急忙转身客气的说到:

  “婆婆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这位老妇人哈哈的笑了笑,“看姑娘那一双眼睛一定是个大美人,我看姑娘似乎是独居,家境似乎也是极好,我这有一门很好的亲事,不知道姑娘能不能愿意,有没有兴趣。”

  听见老妇人的问题,白衣女子淡淡的笑了笑。

  “婆婆可能有所不知,我是有一位还未正式婚配的夫君的,他是一个盖世英雄,很快就会回来的。”

  “而且,我们可能已经有孩子了。”

  白衣女子如此的回答,已经是回绝对面了。

  “那我就不夺人所爱了,年轻的时候啊,我也想过自己碰到的是一个盖世英雄。”

  这位老妇人哈哈的打趣的说到,就直接离开了这里。

  但没走一会,这个老妇人就停了下来。

  “可能?”

  老妇人挠了挠头,“生孩子这事,女人还能用可能么?”

  “可能是年纪大了,听错了吧…”

  这位老妇人摇了摇头,就继续的离开了。

  在距离这里不远处,目之所及的地方,一个火红的狐狸正在和一群孩子玩着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

  这个火红的狐狸正是之前和地净一起玩闹过的那一个。

  而青年和黑犬则站在不远处高处的围栏前,也都在看着这里。

  因为在火狐狸的背后,地净的两个孩子也一脸兴奋的参与在游戏之中。

  虽然地净的这两个孩子才刚刚有一岁,但智力和身体已经有了八九岁孩子的那种素质了,完全能够玩这种游戏了。

  “三!”

  火狐狸突然的回头,很多孩子都站立不稳倒下了,但是地净的这两个兄妹却都瞬间停住了迈出去的脚,就跟他们父亲那样,非常适合这种游戏。

  在地净的身旁,脸上带着面纱的白衣女子,微微的看向了这边,眼睛中带着明显的笑意。

  在孩子们一声声欢闹的嬉戏声中,夜晚终于到来。

  一大片的燕子突然从城中飞过,然后一团团的烟花被射上了天空,所有的孩子,包括地净的两个孩子,全都兴奋欢呼的看着被点亮的夜空。

  那位被叫做金姑娘的女子,稍微靠近了一些地净的两个孩子,也是满眼含笑,看着这个和她也很有缘源的夜晚。

  而地净那个巨大的木头身体上,似乎也有了很多的活气。

  PS:先发后改。

  完结!

  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