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万世传说于2014

第十一章:塔塔开

万世传说于2014 就叫我小郑 12420 2022-09-07 23:17

  九峰山章

  第十一回:“塔塔开”

  “呼——”祥子深吸了一口气,“好大一块平地啊,舒服。”说着一下子跳到草地上躺着。

  现在是下午2点,脱离了密密麻麻交错纵横的树林后,太阳总算是出现在了眼前,就如同火车刚从隧道里出来重见天日一般。5月的太阳,和蔼也富有朝气,众人心情平缓了下来。

  “终于看见太阳了,在树林里还以为已经快到晚上了。”小贤说着找了块石头靠上大包,一路上背这个比祥子还大的包是真的不容易,每次歇息时小贤都要擦汗。

  “现在是下午2时。”刘淼看了一眼手表。

  “呼,那还早。”罗焱也坐在了草坪上,还挺软和,难怪祥子这个大球跳上去时还Q弹了几下。

  “下午2点...是不是该吃饭了啊?我好饿啊!”祥子突然想到。

  “嗯...你这一提醒,好像是,不过你可是吃了饭的哈!还在这叫?”罗焱调侃。

  “我去,5斤的大鱼啊,白老头几口就闷光了,我们哪来的吃?这点根本不够好不好。”按照祥子的食量,走了这一段路,的确和其他三人没吃一样了。

  “好,我准备了一些面包,我们可以现在干掉他们。”小贤说着从包里取出了一袋椰子面包,分给三人。

  “感谢,小贤真是及时雨啊!”罗焱拿了一个,“这是...咏辉超市的椰子面包?一块五的那种?”

  “星期天打折,所以一块钱一个,我就买了一袋。罗焱也了解过?”小贤很喜欢椰子。

  “nice啊,我平时去学校顺路的话,就在那买早饭,这个面包便宜,量也还行,就经常吃。”罗焱说着一口啃了下去,就是这个味。

  “还有这个,”小贤说着又从包里掏出一袋子干饼。

  “诶!我家楼下也有,两块一个。”祥子嚼了嚼,是这个味。

  “我那边小卖店收摊时买的,一块一个。”小贤说着又摸索着,“志祥,别吃那么快啊,还有水。”小贤摸出一版AD钙奶递给三人。

  “一瓶两块...”

  “一版5块。”

  “天哪,小贤,经济算得这么好的吗?说实话平时我真的不怎么注意这些。”罗焱赞叹。

  “因为穷嘛,穷才会去关注这些微微变化的价格。”小贤说着微微叹气,家里确实不太容易。

  “就像志愿军一样,因为穷,才会把自身和武器开发到极致,陆军的三三制和、和...”罗焱历史学不是很好。

  “步炮协同?”小贤提示。

  “对!准确的卡住那个点,几乎就是跟着炮火上,美兵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勇猛地冲到跟前了。所以,有那精神的穷人很优秀,有了钱就会更优秀,你也会的。”罗焱竖了竖大拇指,男生之间的鼓励和安慰一般不会跟女生一样肉麻,它总是会在调侃、争斗,直接的言语,甚至是几个默默的小动作中便能出现。

  “哎说什么呢,怎么可以把我和伟大的军人相提呢。”

  “罗焱,”刘淼突然叫住他,自从在山上遇到怪异事情之后,刘淼就没有看他的小书了,而是时刻都在观察和思考中。“这块平地,貌似不适合久待,你看看。”

  “嗯?!”罗焱把剩下的面包含住,双手撑着地起身,同时嘴如同吃面条一样一口把它嗦了进去。

  罗焱一边咀嚼,一边向四周望去——阳光,绿树,青草草坪,以及因为前者原因看起来和善的鸟,貌似没什么不对的。罗焱喝了一口钙奶,再次环视,发现了问题:从那密林出来之后,的确来到了这样空旷的一块百米左右面积的平地,但死周全是之前那番交错的密林,10多米高的树林如同围城一般,似乎将这块平地变成了一个斗兽场。只有一条路,就是继续通往上方的路,仍然密林错杂。他抬头看了看山的上方,一片郁郁葱葱穿插进了云端,这山似乎走不到尽头般高。罗焱不禁打了个哆嗦:到底还会有多么的神鬼莫测,令人激动,令人惶恐。

  “ago,如果这个地方用来看怪兽打架,那可真是个不错的地儿诶。”祥子貌似也发现了,不过他还在赞叹着地形的宏伟,如同攀登者珠峰的游客,赞赏着高峰的雄伟时,却不知道自己处于何种境地。

  “刘志祥...万一我们就是那个怪兽呢?”罗焱提醒。

  “!”祥子突然醒悟,呆毛惊地竖成一条线,像个受了惊吓的天线宝宝,“卧槽哦...”

  “好了,别多想了。”罗焱把祥子吓掉地上的半块干饼捡起来塞给他,“快点吃,吃了早点走,我们不是有说过吗,来了的话,我们四个可以打配合,”

  罗焱说着踏了两脚地上的石块,“看看这里,平坦有光亮,大小石头和这么多的树也方便打游击,我倒是挺希望在这里打架的。”

  当二人讨论的时候,小贤一边把垃圾装进背包的隔层,一边望着前方的树林,似乎有些不安。

  “!”突然,他注意到前面远处的树在摇动,不到三五秒,树干一下子被冲断,似乎有一个巨大的物体穿过树丛,直冲向四人所在的地方。

  “罗焱!前面!”小贤反应过来,大声冲着二人喊,二人望着前方,似乎并没有要躲闪的想法,小贤见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立刻急速冲向物体。

  树林里面的,那会是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必须阻止他!郑小贤借助一块大石,向前猛一跳,绷直了右腿。

  “一脚!”

  小贤的预判可以说是一大天赋,他精准地预判到这个时机,一个飞踢与物体碰撞,发出了一刻较大的响声,小贤感觉像是踩在了坚硬的大地上一般。而罗焱他们也迅速警觉起来。

  有必要讲的是,小贤的肌肉虽然没有罗焱丰富,但是日常锻炼,经常跑路,又时刻背大包,体质也是很不错的。气力的确也不小,而“一脚”也如同祥子的“肉蛋葱鸡”一样,有一定的特殊性,小贤能够把全身的力气短暂集中在右腿上,若是把他惹急了,这一脚下来,就算是罗焱防住了,也说不好会骨折,所以“一脚”能算也仅有它能算得上一次比较像样的物理攻击了。

  但尽管一脚全力打出,也最多勉强与这物的力持平。突然,这物又使上一力一冲——郑小贤顿时被它打飞。

  “!小贤!”郑小贤撞在了后方的一颗小树干上,疼得叫不出声。而那物却突然往回收缩,消失在密密麻麻的绿布之中。

  “小贤!”祥子连忙跑过来,所幸没什么大事。

  “准备!”刘淼冲三人大喊,扑到一块较高的石头后斜眼看向树林并从口袋中抽出水果刀。

  “它逃跑了吗?”罗焱疑惑。

  “不,我认为它随时会发动下一次攻击。”刘淼注视着树林,见这会没什么动静,迅速向下看了一眼,确认自己鞋带有没有系好。祥子则将小贤扶起,二人也跑到石头后面躲着,只有罗焱一个人站在原地。

  “!蠢货,你在干什么?”刘淼眼角瞥到了站着的罗焱。

  “连敌人长什么样都没看见,怎么可以就这样猥琐呢?!”

  “我×哦,你这么勇嘛二傻子?!你没看到小贤被一下子打飞了啊?”祥子冲罗焱大喊,带着颤音。

  “来了!”眼前的树林再次开始剧烈抖动,许多飞鸟惊巢而出。

  “吼——!!”一个巨大的生物瞬间从树林上冒出,随之破出的是他又长又粗的手臂,只见它左手向前面的大地猛地拍下,瞄准了罗焱的身位。

  “擦!”罗焱身子往后一跃,两个后空翻刚好逃了出来,那庞然大物的手掌压中大地,震得地面颤动起来,手掌所及之处的几颗小树立刻断裂,而它也从树林中走了出来。四人定眼一看,这一个巨大的怪物竟然是——猿。

  这只猿,全身呈赤红色,高约6米,十分壮实,它冲着四人大吼,如同要吃人一般。

  “这这这...这是金刚吗?”祥子感叹并恐惧地叫着。

  这只赤色的巨猿一拳朝祥子打去,祥子连忙躲闪,身后的石块顿时被敲碎了一半。

  “罗焱!”祥子大吼。

  “你莫怕!”罗焱尽力地掩盖着自己的畏怯,为队友,也为自己壮胆。

  “怎么办?”

  “锤他!”

  “怎么锤?”罗焱听后,从口袋中掏出班长给他的尖刀,用力朝赤猿甩去。

  “啪!”赤猿用手一扇,如同扇蚊子一样,拿刀子瞬间被扇飞,无影无踪了。

  罗焱惊讶,但赤猿可不容他思考,立刻大吼着猛冲过来,在它的视角中,罗焱不过就是一个小鸡子一般的大小,一脚就能碾碎。但这个体育健儿般的小子可比他想象的要灵活得多,横着一脚猛踏石头扑射了出来,如同一发离弦的箭。

  “罗焱,锅!”小贤趁着这个时候已经移动到了自己的大包旁,他提起包边挂着的沙钢平底锅掷给罗焱,罗焱稳稳接住。回头一看,已经不能用沙包形容了,跟祥子一般大的拳头敲了下来,罗焱连忙向后移动。

  “砰!”拳头落下的地方离罗焱的脚趾只有不到一尺,这一击在地面留下了一块半径约一米的浅坑,灰尘和碎裂的地块飞溅,呛得罗焱猛咳嗽。但拳头却接踵而至地袭来。

  “罗焱!”其余三人只能看到一片尘埃。

  “切!”罗焱并没有躲了,直接向前滚了几圈,反而靠近了那赤猿,随后握住平底锅向他冲射去,来到了他的肚皮边。

  “看看你的皮有没有鳄鱼硬!”罗焱全力挥锅打在了它的腹部上。

  “嗷!——”赤猿感觉到疼了,反手扇向罗焱,很快,罗焱见状,立刻平趴在地上,赤猿的手掌将自己短袖的背面刮出了好几道口。

  罗焱连忙从烟尘中跑了出来,三人见罗焱没事,松了口气,而他自己,则打出了热血,“别怕,这东西虽然大,但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家伙!”

  “后面!它又来了。”刘淼提醒,罗焱迅速回头,那赤猿的进攻越来越快,罗焱见接下来的一击不能躲掉了,便又是一锅子向赤猿的拳头挥去。

  “当!”两股力量碰撞产生巨大的响声,这沙钢锅的质量是真的好,没有孙欢,但尽管是优秀体质的罗焱也硬钢不住这么大的气劲,双脚下的地面都陷裂了下去。

  “啊!”罗焱全身颤抖,见抵挡不住,迅速向右一闪开,赤猿的拳再次锤到了地上。而罗焱再次抓住机会,往他肚子上同一个地方又是一锅子。

  赤猿疼痛加倍,它真的生气了,一手锁死罗焱的左方,另一手迅速对着他一掌扇过去,罗焱直接被扇落,巨大的力使他不停地在地上滚滑,知道撞上一棵树才停了下来。

  “嘶——该死!”碰了下被磨破直流血的左臂,此刻的他已经浑身是伤,但他用右手撑着,硬是倚着树干坐起来了。

  赤猿用手抚了下伤口,准备再次进攻,但受到了另外的阻止。

  “pia!”一个大球狠狠撞在了大家伙的头上。赤猿头部受击,一个晃神,重心不稳,正巧踩到块石头滑倒了。一直隐藏着的刘淼抓住了它落地的机会,悄悄爬到了它背上;另一边,大球停下,张开——是祥子,还有小贤。

  祥子的这件大卫衣不仅耐脏,而且拉伸性极好,因为之前可穿坏了不少衣服,刘云悦给他特别定制的超大拉伸款,不仅能够完全地包住祥子,甚至还能多包住好几个人。外加上特制的橡胶,不光衣服厚实抗摔,就是落在山尖上,也得多几次才能戳出洞,可谓是最适合祥子的衣服了。

  “看招...”郑小贤拿出一把锅铲,这把锅铲的铲头已经涂上了油,他另一手掏出打火石,用铲头快速一刮,迅速擦出了火焰,小贤突然使劲,将它掷向赤猿的头,“爆炒锅铲!(临时取名)”

  “唔——!”赤猿反应过来,双掌猛拍击了地面,立刻跳起,并使左臂挡住了锅铲,锅铲飞了,火还在,在他的长毛上燃烧起来。但这大家伙挺聪明,顺手在地上一刮,就把火刮没了。

  随及它站起准备进攻,“小贤你快撤!”祥子见它身后便是罗焱,立刻又滚成球往左边转,想引开它。

  “来追我啊,蠢猴子!”祥子嘲讽。

  “嗷——!”赤猿大吼着冲过去,对着祥子猛打,但被其滚闪而过,倒是又打出个一米深的大洞。

  赤猿见打不中,越想越气,反复猛打。而祥子则反复躲闪,为了保护兄弟也不怕死了,玩的就是心跳!赤猿如同打地鼠开了地狱难度一般,一下都没打中,倒是将中间一大块草地全部打陷,如同一块倒着的锅盖。

  祥子见赤猿停住了,伸出四肢,嘲讽并修整:“呼呼——死猴子,来打你爷爷啊!”

  怎料,赤猿却不理会面前这个大球了,转过身,朝罗焱走去。

  “卧槽!你是不是玩不起!狗×玩意!”任凭祥子喊破喉咙,它仍然朝罗焱一拳打来,而这时的罗焱身旁都被树堵着,无路可躲。

  “罗焱!”祥子大喊。

  只见罗焱并没有展现绝望的神情,他半蹲着,等着赤猿接近的时机,等到了!罗焱突然向前猛扑,巧妙地从赤猿的胯下射过,但落进了“锅盖”中,摔得不轻。

  赤猿烦,见罗焱被困再次转过头准备一直毙命。

  强大不光是靠拳脚和技术,也要靠智慧。

  这个时候,刘淼已经抓住它后脑勺的毛发,悬在了它的头上。借助赤猿转头的力,刘淼撒开手,整体向右方快速滑动,一把抓住赤猿的右耳,赤猿刚反应过来,眼珠朝又一动,刘淼拽着刀子全力一直猛扎向它的大眼球,正好在这一刻,“嗞——”扎进了它的眼珠。

  “嗷!!——”赤猿有眼流血,大声惨叫,并抬手要抓刘淼。

  俗称没有感情的冷血人都是狠角色,而刘淼貌似就是这样的,只见他左手突然放开赤猿的右耳,双手吊在刀把上全力向下压,直接将它的半个眼睛垂直切开,鲜血滋滋地不断下流。

  “啊!!”赤猿受不了,连忙捂住眼睛,刘淼正准备松手下坠,但水果刀承受不住,断裂了。

  “砰!”刘淼抱住头摔在草地上,自身并没有太大的事,但那半个刀片却扎进了他的左臂,割断了静脉血管。

  “啧——”刘淼首先快速跑开,躲在树丛中,随机不加犹豫地用牙齿扯断了自己的长衣袖,拔出刀片,以最快的速度将它绑地死死的。尽管可以多缓一会,但是现在,他已经不能起到战斗作用了。

  可赤猿怎么会放过他呢,一只手捂着眼睛,另一只手便朝他扇去。

  “死猴子!”祥子就着它捂眼的时候,一球又摁着脑袋撞,赤猿再次被打断。

  “唔——嗷!”祥子刚想返回,谁知赤猿撒开捂着眼睛的左手,一把抓住祥子,随及如同扔棒球一般将它甩出,祥子撞在一小土堆上,土堆直接如同被保龄球击中的球瓶一样,立刻瓦解粉碎。

  夺眼之痛,岂可饶恕。赤猿继续向刘淼发起进攻。罗焱见状,提着带伤的身躯依然冲上来,见自己无法阻挡,连忙左右寻找武器,看到了自己被扇飞的刀子,但他却迅速拿起了一旁的一根粗树枝。

  “虽然不光荣,但这是你自找的!!”罗焱急中生智,快速助跑,将又长又粗的树枝使劲地、准确地、成功地刺进了赤猿的尻部。

  ××残,满地伤,真是损招,但损地很到位,很起作用。赤猿受击后,顿时无力招架如此损击,别说这只小6米的赤色猿猴了,就算是真的金刚,估计也遭不住这一梭子激烈地抽插。

  “嗷——!”赤猿的叫声在那一刻都无力起来,瞬间倒地。随后用力将树枝扯出,这一扯,扯出的树枝已是沾满了褐色物了,赤猿一看,也许是受了心理刺激,更是疼得打了个滚险些压中了二人。

  但是罗焱根本来不及高兴,赤猿一坨子将他打进了地陷中。赤猿随即下身发颤地缓缓站起,罗焱彻底惹怒了这个庞然大物,也因为这样,四人看见了真正的,丝毫不能被解释的,直接的能量攻击。

  赤猿愤怒地张大嘴,这时,它嘴边突然出现并聚集这许多如同血细胞颜色的能量粒子,只见它用力一吸,一喷,一口喷射出一个巨石般大的——岩浆球。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暂停住了,四人眼中充满这这颗岩浆球发出的赤红色光,他为四人带来了极致地激动与惶恐。对,目的找到了;不对,有人要死了!

  “罗焱!!”三人大喊。那巨大的岩浆球如同飞火流星一般击向罗焱所在的坑陷中。

  “砰!”的一声巨响,岩浆球落在地陷中,瞬间爆裂开来,从中迸溅出的火焰沿着地陷飞快地烧,未等罗焱爬出地陷,火焰立刻引燃,整个地陷被火焰全面包围,如同一根巨大的赤色光珠,熊熊燃烧。

  “罗焱快!”小贤冲了过去,火焰烧着了他的衣服,但他继续前进,向即将爬出来的罗焱伸过去手,但二人不足一尺的时候,陷坑中的火焰能量突然再次炸裂,带来了一阵剧烈的振波,如同白老一样将小贤立刻震飞。

  小贤掉在地上立刻爬起,但当他再次冲上前来的时候,罗焱的手已经无力地落了下去,他已经坠入了这熊熊火海。

  “罗焱!啧——该死的畜牲!”此时场上,只有小贤还能有作战能力了,他迅速跑向了自己的包,根本不管身上已经被烧掉一半的衣服。

  “砰!”小贤抓起罗焱被打掉的平底锅,甩向并击中了赤猿,吸引到了他的注意力。

  当赤猿转过身的时候,小贤已经再次弄出了一根“爆炒锅铲”,掷出。

  赤猿看出了这无聊的把戏,伸个手就扇一边去了,也没管右臂上的小火焰,它只想给这个还在顽抗的蚂蚁一个了断。

  一拳下去,如同情景再现,小贤向前方大跳一步,闪躲开,他面向赤猿烧起来的右臂,使出全力将怀中抱着的一桶东西倒出——是油。

  “轰——!”火上一浇油,赤猿右臂的小火花瞬间膨胀成熊熊火焰,并不断延向全身,赤猿大叫着满地打滚。

  “哼...原来你这个喷火的,也怕火啊!”小贤大号一声,无力地坐在地上,浑身是汗,小贤用去最后的力气擦灭了身上的火焰,他已经到极限了。

  赤猿滚了几圈,擦灭了身上的火,仰着天发出了恐怖的号叫,要将这几只蚂蚁撕成碎片!

  小贤拼尽了全力;刘淼因为静脉被割正在失血;祥子卡在土堆里,无法动弹也身受重伤;而罗焱,已经坠入了地狱。

  今天,四人看到了一切,进入了一道崭新的大门。

  今天,四人将会死在这里,带着激动与遗憾,死在这里。

  如果能活着出去,这对于四人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祥子表示如果能活着回去,他能吹一辈子;刘淼也能得到新的价值,对于另外二人,也一样。

  面对即将死亡的时刻,郑小贤在遗憾中做好了准备——我拼尽了全力,只希望我的家人和朋友从此不会再有事;祥子则根本没想这些,他现在是怒火中烧,一直挣扎着想从这个土堆里出来,他要为自己的好兄弟报仇!这里排除下刘淼,他能够通过方法止住血,对他来说,这个地步是计划之中,但他也会为了这个傻子去拼一次。

  四人的旅程,在这一刻,将要画上终点了。老师?别傻了,老师怎么可能上来;白老?白老怎么可能救他们;拼到底?已经拼到底了。打不过,若是想打过、若是想要胜利,那么,罗焱在这一刻,必须醒来!

  火焰,你熊熊燃烧,带来毁灭;

  火焰,你熊熊燃烧,带来开始!

  “咳啊!!!——”刹那间,一团火焰如同流星一般从燃烧的焰坑里朝赤猿射出,火焰缓缓散开——是罗焱!

  此时,罗焱的上衣已被烧尽,但自身却毫无损伤,炽焰灼烧在他的皮肤于肌肉上,他的头发也从这一刻由黑褐变为了赤红,朱红的两眼闪着火光,愤怒的神情带动着全身的烈火发出了一道焰冲,冲击将附近的空气都烧得稀薄起来。这一刻,他犹如一个浴火重生的神。

  赤猿被吓到了,但随后仍朝向罗焱打去。

  罗焱紧捏右拳,血红的能量迅速压缩,将他的前臂变得通红,如同刚被炼化烧成的金铁。

  赤猿一拳击下,不但没有击中罗焱,还被他拽住了手臂上的毛,罗焱身上的火焰引燃到了它的手上,赤猿惊慌起来,连忙将另一只手打向罗焱。

  突然,罗焱双腿用力蹬地,左手猛一拽,顺着赤猿身上的毛一个前空翻跃到它的肩上,还给扯下了一块皮。而那赤猿用来援助的另一只手正中自己的右臂,倒是被罗焱给利用了,来不及疼痛,罗焱全力的一梭子猛击中赤猿的后脑壳。

  “嗑咔!”仿佛听到骨头的碎裂声,重拳使这只赤猿找不着重心,朝身后退了好几步。罗焱这一击的目的,就是要让这大家伙,坠入自己布下的深渊。

  怎知,这赤猿刚退到离熊熊火坑不到一米的时候,貌似缓过来了一些,双腿虽然还站不稳,但丝毫不忘后退了。这个节骨眼上,只要一下,只要再来一下,便能够将它打进去。可是,此时罗焱血红的能量消失了,如同正打到一半的游戏时,体验卡突然到期了,罗焱身上的火焰顿时熄灭,自身也如同失了魂一般,突然倒在地上。

  “可...可恶...”罗焱使劲动腿,但已经站不起来了,他就卖力地甩出手,往前爬,他要给这个怪股最后一击,他不想放弃,他也不能够放弃,看着赤猿一点一点地缓过来,他更是咬牙切齿:老子今天一定要搞死你!

  别忘了,你们是一个整体。提醒的人不只是罗焱,而是,四人全部。

  “一脚!”

  罗焱带来了希望。友谊、希望给郑小贤带来了力量和勇气,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郑小贤拼命地向前冲去,嘶吼着打出了这最后的一脚。

  “砰——轰!!”赤猿被踹进了火坑之中,火焰将他灼烧在其中。

  “再尝尝...这个!”郑小贤说着一脚将泼剩下的菜油桶踹进火坑,烈焰顿时燃烧地更加剧烈,赤猿的嘶吼声惊得四面八方的鸟不断地穿插乱飞,他被熊熊烈焰所吞没。

  这只赤猿,生命力极其惊人。没过一会,便挣扎着从火坑中爬了出来。赤猿已经不再赤了,他的全身的毛都被烧焦成了黑色,它也玩命了,震破喉咙嘶吼着,左顾右盼,却没有看见一个人。

  赤猿怒火中烧冲进树林一顿乱嘶乱扯,树干树根扯得稀碎,还是没能发现四人,赤猿暴怒地一边捶打林中树,朝远方跑去。

  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听不见了,四人这才从林外一方的树丛中缓缓走出。原来就在赤猿被打进火坑的时候,刘淼叫着祥子已经搀扶着二人躲进去了,想的很全面,四人终于大残的,活着经过了一场塔塔开(战斗)。

  “罗焱...你...你做到了...”小贤夸赞,想伸手竖个拇指,却双手抽筋,疼得不止。

  “罗焱,”祥子喘着气,“老子出去能吹一辈子。”

  罗焱欣慰切感激地看着他的朋友们,队友们,兄弟们。“这、这是......”

  “一场出色的团队合作。”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四人的身旁。

  “是谁?”四人惶惶不安,这个时候可不能再受惊吓了。

  “这声音,应该是白老。”刘淼准确辨别。

  “对。”

  “哎哟——”众人苦笑着,大松了一口气。

  随后便反应过来,“...诶?诶诶?白老?你在哪啊?你见死不救啊!”罗焱冲着林子大喊。

  “ago啊!你小点声,”祥子连忙摆着手提醒罗焱,“要是把那只死猴子吼回来了,我就只能去阴曹地府对着阎王爷吹了。”

  “偶吼吼吼——”老翁听后大笑,“不必担忧也——”

  四人正要继续发话时,逐渐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涌入一股白色的能量,这股能量正在飞快地治疗自己。

  刘淼迅速撕开缠住伤口的袖布,惊奇地发现伤口正以可观的速度不断愈合,他瞪大了眼。

  这一章回的尾声,四人同时留下了一言——“卧槽....”

  “年轻人们,祝贺你们将要拥有属于自己的能力,你们的半只脚,已经踏入了九峰山的名册,踏入了新世界的大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