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单身老爹的异世界恋爱物语

第十章:入场

  经过我的那一次闹腾之后,现在的夜黎最起码在明面上维持住了往日所不曾有过的安宁与祥和。现在街头巷尾都在传,有一位刚刚出山的绝世强者就停留在城中,无数的人,或抱着拜师求艺的想法、或盘算着等高人走后如何扩张自己的势力而在暗中活动,甚至还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妄图利用我来打击对手……

  “放心吧,我不会记恨你的。”我让跪在我面前的少年放轻松,亚当一见到我就像是做了错事一样,猛地一下就跪在我的面前,全身止不住地发抖,嘴里呜咽着什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之类的话。

  亚当身上有经过拷打的痕迹,虽然很浅,但仔细看还是能察觉到的,至于痕迹非常浅,应该是有牧师为他疗伤。王都事件之后过了十天亚当才带人找上门来,找我可能不太容易,但是调查一下那个地方寻到些蛛丝马迹并不困难。这些天的严刑拷打对一个少年来说还是太过残酷了,我并不会因此而开罪于他,便出声安慰。

  “说吧,你们找我来干什么,来吧,直抒胸臆。”我摆摆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当然,没给他们准备,末了又补充一句“客套的话就免了,我很忙。”

  刨却带路的亚当之外,对面一共七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衣武士服的清秀少年,我混迹江湖多少年了,难道还看不出来她这是在女扮男装?她故意哑着嗓子说:“我是伯纳德家的少主,安德鲁·伯纳德。我此番叨扰并非是家族指使,而是欲携亲信归附前辈。”

  “哦?据我所知,伯纳德家乃是夜黎地下世界的五大家族之一,常言道夜黎白天贵族管,晚上五大家族管。你放着权势滔天的小日子不过,来追随我?脑子坏掉了吗?”

  我这一番略带废柴的发言让那家伙一时语塞。

  “咳咳,可能是我言不达意让您产生了些误解。夜黎是个罪恶的国度,哪怕是宣称要将圣光播撒到世间每个角落的圣光教廷也从未将目光投到这里,这里甚至没有一座教堂,连个正儿八经的神明都没有在此发展信徒。看看这片土地上的人吧,唯利是图,毫无荣耀可言,即便是相柳那样的英雄都无法拯救这个国家。夜黎就是文明的脓疮,试问这样一个道德沦丧的国度怎能长存。”

  “这么说,你是想让我帮你……征服夜黎?”我略带玩味地看着她。

  她赶忙否认:“我只是想为伯纳德家族找一个靠山罢了,我的父亲约翰逊目光短浅,他这个人就是夜黎国格的缩影。面对即将到来的风暴,他的贪婪必将为家族招致毁灭。”

  “那你为什么就敢赌在我的身上,你难道不怕我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吗?你来见我,就凭你们家族做的那些勾当,还敢来找我,不怕死于我的剑下?”气氛瞬间变得阴冷起来,她带来的六个随从放在平时可能是一把好手,可在我面前,生死不过是我一念之间。

  “还请前辈给晚辈我一个机会。”她赶忙跪下赔罪,说:“夜黎终成历史,五大家族更不可能被允许苟活!唯有将夜黎骨肉上的蛆虫和腐肉剔除干净,这里才有光明和未来可言!相柳不懂这个道理,他怕百姓深受其害,故而每一项改革均缚手缚脚,这样不仅救不了百姓,更加剧了权贵和黑道对他的不满,夜黎的里里外外被渗透地干干净净,就连他自己亲手提拔上来的将领都里通外国。”

  “那你看我像是那种会有违天道、滥杀无辜的人吗?”

  “您的剑意威中有德,故不可能会是残忍嗜杀之人。”

  “我既无意插手俗世,那你为何要依附于我。”

  “因为我敢肯定,夜黎接下来的处境,您不会坐视不理,尤其是夜黎的百姓。”化名安德鲁·伯纳德的少女信誓旦旦地说。

  “天下将……大乱?”我狐疑地问。各方势力均势时,谁也奈何不得夜黎,若要征服夜黎,那必然已扫除后顾之忧,现正蓄势待发,就等开战的时机。“速速说与我听如今的世界格局。”

  “您应当了解,夜黎地处笙茹与安戈洛两国之间的狭缝地带,与笙茹接壤,但有一条横断的伊利斯山脉阻隔,护得夜黎偏安一隅,即使笙茹素有吞并夜黎的野心也奈何不得。而安戈洛帝国是近百年才崛起的新兴帝国,安戈洛帝国的触角接触到夜黎不过才二三十年,但与之打交道的多是安戈洛扶持起来的海盗、城邦等,两者隔海相望,二分其海峡的利益,夜黎和安戈洛真正的的官方接触就是在相柳上台的那一年。”

  她顿了顿:“而我想说的是,如今瑰泷的阿尔萨斯王室、千城之主哈马努斯家族粉碎了安戈洛帝国西进的企图,对海峡对面飞地的管理大不如前。而且,现任的安道尔皇帝、瑰泷的马克西米利安三世年老体衰,恐将不久于人世。如今的安道尔谱系之中,就只有当初险些陷于内乱之中的笙茹……国力最盛!海因里希既希望开疆拓土,也渴望登上安道尔帝国皇帝的宝座。目前来看,下一任选帝十有八九就是他,他非常有可能乘此时机先一步吞并夜黎来展示武力,逼迫其他王室向他妥协。”

  “归于海因里希的治下不好吗?你完全可以投靠笙茹,那个王后不就是出身笙茹王室,你可以向她寻求庇护啊。”从她口中获取到的情报和我所推测的情况大致相当,若是没有什么变故,笙茹吞并夜黎,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是淌不淌这滩浑水,或者是干涉多少比较合适,还得看事态发展。而且跟一些势力搭上关系,没准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大清洗。”她只是冷冷的说着。

  “海因里希不会容得下我们的,贵族、官僚、黑道、商人的层层盘剥,蛀虫们已经蛀空了这个国家。要稳定统治和收揽民心,他必然要拿夜黎贵族和黑道家族的人头去取悦国人,这点我还是能看得清的。”

  “哈哈哈哈哈……”我毫不掩饰对他们的嘲讽。“天作孽,犹可受;自作孽,不可活啊!你走吧,别再打扰我的清净了。这个国家我只是暂时驻足,未来的战争什么的,我不关心。”

  “杀良冒功。”

  “什么?”我看向她。

  “黑帮火并。”

  “恶魔献祭。”

  “海盗劫掠。”

  “压不住的,夜黎积怨已久,只要笙茹大军压境,哪怕是相柳都镇压不住国内的矛盾,更遑论周边虎视眈眈的豺狼。前辈,您最后那一剑有透视人心的力量,很多人不敢直面那一剑的威光,可是我敢,那滔天的剑意中满是仁爱和慈悲,相柳这么多天都闭门不出,必然是在参悟其中的奥妙。对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能拯救无辜万民的只有您啊!”

  这番话,我大致猜出来者的身份了,能心系万民、对相柳有如此之高且客观评价的就很只有高塔上的那位公主了吧。

  “魔女……”还未等我把话说完,其中一个侍卫作势要拔刀,我见情况有变,当即虚空一指,六脉神剑连续射出,所有侍卫均当场毙命。不,还有一个,拔刀的那个侍卫只是受重伤,不等我补刀,公主喊了一声:“住手,不要杀她。”

  我静观其变,想看公主是个什么说法。那侍卫听到公主的话,也不做抵抗,晕厥了过去,一头秀发披散在侧脸,也是一个女扮男装的。

  “她是我的贴身侍女,还有,那个词不能说。”

  “她们那股势力也成禁忌了?”我问。“你们不是盟友吗?”

  “我只想守护好我的国民而已,可却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夜黎必亡,我只想在亡国之时,尽可能保全他们的性命。桃乐丝曾许诺过她们会助我登上王位,现在她们又擅做主张,要我嫁给低首龙王;丽达·霍亨索伦想要让我匍匐在她的脚下,不要让我在海因里希征服我的国家时给她的弟弟添麻烦;民众也从未对我这个小女孩抱有过任何期待。只有相柳鼓励着我,还为我扛下来所有的压力和责任。可是,我看不到夜黎的前途和希望啊……”

  “看得到,我看得到!有公主殿下和英雄王大人带领我们,我们就有希望。”亚当要不说话我都快忘了这个人了。

  “夜黎的人民是最坚强勇敢的,夜彦老国王为人正直我们有目共睹,我们所有人都在等待公主殿下振臂高呼,打到那群恶魔的走狗。”

  “统治阶层已经全烂了,夜黎没救了。相柳说,真到了那一天他会血战到死。而我,等安顿好百姓后,我便殉国。”夜凝公主说的很真挚,就连我也为之动容。

  “好吧,我答应你的请求,但是这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千千万万无辜的百姓。”我说。

  “谢谢您,您的恩情我将永生难忘。还请前辈告知您的名讳,大恩大德,只盼有朝一日能够回报给您。”

  “乔万尼。全名是乔万尼·卡拉瓦乔。这一次,我并不打算隐姓埋名,而且,我入局,你就不怕引狼入室?”我一把搂住夜凝公主,将她推倒在床上,左手拿捏住她的双手,右手不老实地在她的身上游走。想我十九摸练得出神入化,在霓虹的那几个月愣是凭借一阳指打败有着黄金右手之称的加藤鹰,不一会儿,夜凝公主就面色潮红一脸的娇羞,可是理智告诉她要反抗,如果被玩弄至沦陷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亚当见状想要来一出英雄救美,可还没等他冲过来,一股疾风吹来,美艳熟女桃乐丝就一脸阴沉地站在我身后。

  “女士,你打扰到我了。”我没有回头看她,而是对着一脸不情愿的夜凝公主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夜凝公主气急,这什么人啊。

  该说桃乐丝真不愧是魔女啊,变脸的速度跟赶来这里的速度一样快。“前辈,您要真有这方面的想法可以来找我啊,阿姨我啊,最喜欢您这样子的男孩子了,跟玩我开大车不行吗?夜凝小,什么都不懂,而且还没有发育起来,就别让他扫了您的兴致。”

  我虽然二十一岁了,但是因为极高的悟性,修炼的心法也都是上层,现如今的境界也极高,寿元极长,发育就显得有点缓慢,外貌看起来也只是比夜凝公主大几岁罢了。桃乐丝可能认为我的实力深不可测,准是一个修炼千年的老妖怪,现在这番样貌是我变化而来。我便将计就计。

  “我这不是在教她什么是真正的大人吗?是在办好事。”

  惊讶于我的无耻,夜凝公主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说:“办好事?”

  “咳咳,夜凝公主毕竟身份特殊,若是有什么冒犯到您的地方,我代她向您赔罪。”

  “赔罪就免了。”我一指从远处的集市上抓来一只想要偷鱼的小母猫,当众表演了一番一阳指,通过不断刺激尾骨敏感之处,这只小母猫顿时潮水涟涟。“你懂人世间的诸多道理,而我不过是想向年轻人传道授业解惑,当个良师益友而已。”

  见识到我施展的神功,桃乐丝顿时一阵气血上涌,身体微微发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腻的气息,她红着脸抓住我的手。“不,我不懂。还请老师赐教,我需要补课,非常需要,我就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想和老师玩游戏的小女孩。好老师,我最近身体不舒服,浑身上下酥酥麻麻的,喉咙也不舒服,晚上可以帮我检查一下身体吗?”

  “我本想在此地呆几日便走,但看你求道心切,也不忍辜负你的这番殷切期待,那多留几日便是。也好为你医治一番,顺便解答心中疑惑。”

  这番操作让夜凝公主看得一愣一愣的,亚当也一脸不可思议。

  桃乐丝丰腴高大,鲜嫩如汁,一张小脸透着红晕将我搂入怀中。“小冤家,你可要好好地治治我呀。”

  “哈哈哈,好好好,治治治。我这个人不喜欢被束缚在一个地方,回来你给我弄一个不那么引人注目的身份,能自由出入王宫,最好还能方便经常和你们亲切交流。”

  “亲爱的,当然没问题,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会满足,都城守备队还是宫廷法师,看你想怎么玩?要不要当我的弟子,加入宫廷法师,这样我在实验室里的夜晚也就不再那么寂寞了。”

  “让我进都城守备队吧,官职记得弄高一点,但不要太高。我感觉,这个国家,值得我多游历一番。”

  “就让我来吧,都城守备队在相柳不在期间只听从我的号令,安排一个小军官还是可以的。”夜凝公主抢先说。她知道了我的动作为什么突然间变得反常了起来,都是因为感受到了桃乐丝的存在才出此下策。但是也别装个登徒子啊,真讨厌。小公主又娇羞了。

  “那小子也给弄一个,我需要一个地头蛇带路。”

  “知道了。”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入夜,桃乐丝如期而至。我把乖女儿若冰放入我的魂海之中,度过了一个大车碾少年的美妙夜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