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狼帮的忌惮

  从唐芷欣的话里,刘文昊和徐魏也知道了旅途的终点站是鄂阳城,但中途要去一趟旁县买一个令牌,没有它,在鄂阳城无法有进一步的发展。

  期间,三人脚步未断,但刘文昊也有话问前面的徐魏。

  “看你的变化,好像你来这很久了?”

  “三年吧。”

  刘文昊不由得思索起来。

  三年?我昏迷了三天,却有个三年的时间差。难不成是因为两次的穿越?

  走着走着,便撞到了前面停下的徐魏。

  “兄弟,想啥呢,到了。”徐魏回头看了眼刘文昊。

  刘文昊三人经过门口的例行检查,来到了街上,此时已晚上七点。

  按照事前商量好的,唐芷欣负责千金的角色,徐魏是保镖,刘文昊是男仆,三人以这样的身份入住了县里最大的客栈,跃龙客栈。

  刚一到二楼门廊,刘文昊就忍不住抱怨了出来。

  “为什么我是男仆,还要当着人掌柜的面前强调,我不要面子哒?”

  “徐魏身强力壮,一看就是保镖。而你,要演管家,你见过二十不到的管家?不然,你当千金,你付钱?”唐芷欣叉着腰回答他。

  额,你狠......

  徐魏望着这大堂里的古饰精雕,虽然客人极其少,但是其中的摆具,桌椅,还有墙上挂的些字画,都让徐魏觉得它不像个县里的客栈,便问唐芷欣:“这的客栈怎么看起来这么气派?”

  “这是齐家的分业,鄂阳城的大家族,自然与常规的县客栈不一样。”唐芷欣也是累了,说完就回了房间。

  而兄弟二人因为一路的疲劳,刚要回房,却听到了一楼大堂外传来了不一般的动静,不,是气味。

  二人趴在二楼栏杆上,就看到一个别着弯刀,扎着脏辫的外族人进了门堂。

  一楼的掌柜看到如此情景,推开一旁的伙计连忙上前迎接:“哟,小店有失远迎,是狼帮的大人吧,是要住店还是…”

  外族人没有理会掌柜的,而是四处打量着。

  门外传来一股野兽的气息,甚至空气中都开始掺杂进不属于这的旷野和血腥味。接着,一只披着图腾裘绒,身形巨大的野狼,缓步嗅着鼻子,也进入到了掌柜的视线中。

  掌柜的一点都不惊讶,和外族人商量道:“大人的宠物果真非凡,旁人见了都止不住双腿打颤,可按规定本店是不允许带着宠物的,若大人坚持,还要额外…”

  外族人看到掌柜伸出了手,食指和拇指开始摩擦的动作,脸上突然涌现出被冒犯的表情,迅速抽出了弯刀,手起刀落,掌柜的就倒在了血泊中。

  周围的伙计看着血浸到了自己的鞋,吓得瘫倒在地上,但接着下一幕更让他昏了过去。

  外族人身后的巨狼头一昂,发出声嚎叫,接着身形开始变化,毛发开始退去,渐渐地站了起来,随着骨骼的变化响声,它变成了一个中年粗汉的样子。

  中年粗汉扭了扭脖子,而一旁的外族人也对着他跪下。

  “帮主,此人对您不敬,是否清场?”

  中年粗汉嗅了下鼻子,皱眉说:“不急,场面还不清楚。”

  外族人起身却未抬头,语气里带着疑惑:“您是说,还有......”

  中年粗汉找了个位置坐下,用他干涸的嗓音,意味深长地说道:“等待,往往是捕猎中最有趣的部分。”

  此时二楼的刘文昊和徐魏在栏杆边,看到了这一幕,想把唐芷欣叫出来,然后找机会溜走,可她已经伸着懒腰,从里头出来了。

  “什么啊,外面也这么吵,对面呼噜又大的要死。”唐芷欣阴显还没睡醒,轻声嚷嚷道。

  刘文昊和徐魏立马捂住唐芷欣的嘴,指了指楼下倒在地上的掌柜。

  随后,唐芷欣也看到了楼下的中年粗汉,样子平静却极为吓人。

  “吱”,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门打开了,一个儒雅俊美的公子从里走了出来,跟在后头的还有一个低着头,戴着灰纱遮帽的女子。

  可这公子一点都不受外面的影响,也没去看一旁的三人。而他身后的女子也一直低着头,紧贴着他。

  这位公子一手持扇,另一只摆在身后,似乎在牵着女子,而女子脚踝上的银环,不时发出发出“叮”的声音。

  “这不是雷帮主吗,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这位公子打开了折扇,语气中有敬意,却丝毫不畏惧。

  雷帮主瞥视着这位大家氏族的公子,虽然眼中带着中不屑与之为伍的感觉,却未曾把视线转移开,哼笑了两声:“这小地方,居然也有鄂阳城的花凌轩来光临。”

  接着,他看到了后面的女子,一下子就阴白了什么:“想必大公子来此,不只是为了压同城的齐家吧,还有其他的要事?”

  花凌轩彬彬一笑:“那是自然,区区齐家,还不值得。”

  看着眼前二人的对话,女子不由得地后退了几步,身形间又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距离拉开间,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位公子与女子之间的动作细节———他并不是牵着女子的手,而是牵着她手上锁拷的铁链。

  雷帮主很快也收起了客气,抬手斜向门外,不再刻意压着他干涸的嗓音:“那我就不打扰大公子办正事了。”

  花凌轩也没多言,收了扇,拉了拉铁链,那隔出几步的女子也踉跄了下,跟了上去,二人扬长而去。

  很显然,这位花公子的到来,多少打扰到了雷帮主狩猎的兴致,但正如他所说,这客栈,似乎还有着其他不可控力。

  所以,他现在还需要等。

  此时二楼的三人,悄摸地回到各自房间,把窗户外都望了个遍,发现客栈四周的灯笼下的都杵着这样的外族人,散发着阴冷的野兽气息。

  “兄弟,这情况,我闯江湖这么久,也没见过,而且…”徐魏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认真地说道:“这儿的人,我,好像都打不过。”

  “废话,我还活着呢,用得着用你的脑子分析?”刘文昊皱着眉,接着感叹,“没想到刚过来,就遇到屠店的疯子,不会又要死了吧?”

  一旁的唐芷欣陷入沉思后,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颗绿色药丸,准备服下。

  但安静已久的楼下,又起了动静。

  一楼的大堂中,雷帮主似乎已经不耐烦了,而外族人察觉到他的神情变化后,又跪了下来:“帮主,我帮你探探路。”

  雷帮主也朝他微微点了下头。

  这外族人被磨久了的耐心,早就痒得不行了,就如同他手上的兵刃一般。

  他手持弯刃,缓步摸上了楼。

  房门被挨个推开,虽然都少有人住,但是,凡是他经过的,却是一个喘气儿的都没剩下,甚至过程中,连尖叫声都没有。

  他在门廊中,拖着滴血的弯刀,感受着刀刃与地面轻轻摩擦时的触感,而滴下的血,正好标记了他掠夺的领地。

  当他摸到唐芷欣对面的房间时,注意到了里面从未停下的巨响———“呼”“噜噜”。

  外族人早就习惯了在睡梦中带走猎物的感觉,用刀插进门缝,悄摸地进去了。而且,像之前一样,他很快就出来了。

  不过,不是走出来的,是飞出来的。

  “咚”,外族人的身体撞开了对面三人所在房间的门。看到这突如其来的杀手,刘文昊和徐魏两人连忙拉着唐芷欣后撤,而她手中的药丸都掉在了地上。

  “他死了,没事了。你俩能不能松手啊。”唐芷欣抱怨道。

  “他没死,只是昏过去了。”对面房间走出来一位清瘦的老者亲切的回答道。

  刘文昊看着他,年龄六旬左右,面善眼慈,提眉笑着,再看看地上躺着的这位,完全想不到是这他做的。

  徐魏屁股往刘文昊这挪了挪,低头小声说:“不会是这老头碰瓷,这扎辫子的吓晕了?”

  刘文昊听了后若有所思,捂嘴说道:“嗯......也不知道你靠这脑子,是怎么在这活三年的。”

  徐魏听后,起手要掐刘文昊的脖子,而唐芷欣见了,连忙对老者低头作揖:“老前辈,多谢出手相救。他俩有些不懂礼数,请见谅。”

  老者笑了两声,轻挥手道:“无妨,我年轻时也这样,再说我给人感觉就亲切,怪不得这俩娃一丝不顾忌。”

  而此时的老者的话,却是没完没了般。

  “年轻时,我也像你们这样,到处捅娄子。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可看到你俩,又想到当年了......”

  过了好久,这他仍在自说自话,他们也插不上嘴,就这样三人在紧张中,听着老者一阵唠。

  一楼空荡的大堂里,雷帮主发现了事情不对,起身向楼上走去。

  雷帮主离楼上几人越来越近,也越能感受到几人中有着一位不寻常的家伙,他的眼睛也变成了狼瞳,身上的狼腥味向外翻涌,客栈外的爪牙也随之涌了进来。

  一时间,客栈变得“热闹”了起来。

  此时房间中的三人仍在听老者讲着陈年往事,知道了他的名字———林修海。

  而故事讲述的同时,门外的脚步声也越来越大。

  终于,林修海也不讲了,门外也被狼腥味充斥满了,一个极为庞大的身影,弯身扒着门,连他呼出的热气都在蒸腾。

  现在雷帮主的脸有一半被兽毛遮挡,完全是张半狼的脸。而他呼吸间,传出来的热气都有种蒸腾感。

  老者清了清嗓子,笑着问:“雷帮主,有何贵干啊?”

  雷帮主的狼爪钉在门上,他歪下头,笑了一下,回应了林修海,而这笑声如丧钟声一般,在门廊间激荡不止。

  声音散去了,他抬眼望着林修海:“林老,有人杀了我养的傀儡,我血祭他们,又如何?”

  接着,门外涌现了黑压压一片的外族人,但都止步于雷帮主三步外,似乎是怕影响他的行动。

  “你现在的实力,远不及当初,你觉得,你能有三成的把握,赢过我?”

  “三成足矣,而且......”林修海缓缓说道,接着又转过头,笑着对后面三人说:“我刚才说我年轻时啥也不顾,现在也一样,哈哈。”

  雷帮主见他反应,猛地一拳锤在门框上,裂纹在上面也不断蔓延开来。

  看着雷帮主的怒火,林修海眉心间也散出一阵激荡,这群人也瞬间有了种被窥视的感觉。

  “这不是......古人剑鬼的招式!”雷帮主的狼瞳震颤了下。

  “怎么,怕了?”林修海捋起了胡子。

  “你不过是他的弟子罢了,不过......”

  雷帮主缓步后撤,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既然与他相干,那我就暂不出手。”说着,雷帮主松开了嵌在门上的利爪,爆裂的碎屑也挥洒在空气中。

  “你不可能时时护在他们身边。”

  雷帮主丢下这句话,转身带携众人离开了。

  可接下来,刚刚被锤过的门框连带着周围的木饰墙体也都粉碎解体,就连这木地板也开始有了裂缝。

  看到这一幕,刘文昊一行人立马就想着逃离这是非之地,可又被林修海拦下了。

  “别走啊,虽然这间不能住人了,可其他房间还可以住啊。”

  “而且你们出去,不刚好撞上那帮人,我可不管了,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要睡了,如果你们要安全,就呆在这客栈。”

  三人无可奈何,也只好留下了。

  不过和林修海说的不一样,他没睡觉,而是成夜地开始对三人讲起了当年如何意气风发的往事。

  夜灯下,老者坐在三个年轻人中间,精神焕发,而三个围着的年轻人却撑着头,打着瞌睡。

  远处,已经离开了县城的狼帮,正在回寨的路上,有人对着雷帮主汉小声问:“帮主,为何不下手?”

  “古人剑鬼......”提到这个称号,雷帮主脸上的狼毛也尽数褪去,“这名字虽鲜有人知,但却极为有分量。”

  看着众人不知所以的样子,他继续解释道:“你们还记得,我爹曾拿过轻功赛的冠军,获得了张一级悬赏名单,上面只有一人。”

  “黑小丑?”众人轻声念道。

  雷帮主顿了下,继续道:“而古人剑鬼,与他齐名。”

  众人在沉默与震惊中,久久不能释怀,因为帮主曾提到过黑小丑,并且在描述中,无人在其上,如今,却得知还有一人能与他比肩。

  夜色下,一阵大风刮来,这群扎着脏辫的外族人在城外,体会着寒冷给予他们的一丝警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