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又一个傻兄弟

  不知过多少个昼夜,天空的黑幕逐渐阴亮,海面也不再深蓝,成了淡蓝。

  海底的鱼类,清晰可见。

  又过了一阵子,贝壳也能看到了。

  “到岸了,赶紧下去,庞贝酒馆,就在这个港口往西十里。”

  刘文昊又被强推下船,顺带还被塞了四张钱票。

  “四千......鱼牙?”

  看着手中的钱票上,露出獠牙的蓝色大鱼。

  被扭送过来旅游,还给旅游费。

  那可......真不错。

  心里一阵苦叹。

  “愣什么,付钱。”塞钱的黄毛催着他。

  看着这个一直待在驾驶舱里的小伙,刘文昊发现他和酒肆老板,有些像。

  但没有显眼的肌肉,而臂膀上,有海鱼的纹身。

  “付什么钱?”

  金发小伙从自己腰包里,掏出个白色小瓶子,回头到港边取了些海水,倒进了其中。

  “诺,这是泡泡蚌的珍珠粉,喝下去,这的语言,你就通了。”

  “......”

  “四千鱼牙。”

  “我总共就四千!”

  “那四百两也行。”

  “那行。”

  刘文昊开始找身上的小银票。

  哎?

  四千鱼牙等于四百两。那个老黄毛,居然反过来收我十倍?

  “想什么呢,你不给,我空手走啊。”

  刘文昊真想阴抢了这东西,可惜他不是这种人。

  “拿走。”

  这个金发小伙塞起银票,到船上。

  不一会儿,锚也起了。

  这,不是他的家乡吗?不多呆一会儿?

  “算了。”刘文昊也不想耽搁,喝下了瓶中的东西,

  “这,怎么......又是晕乎乎的......”

  眩晕中,泡沫又占据了眼前,没过几秒,又炸开,痛感蔓延,他也晃悠地倒了下去。

  港口松散的人群,看见这个外国人的倒下,一下子聚了起来。

  “......”

  “......”

  “......好像身上有点钱。”

  “赶紧扒了吧。”

  但是刚要开走的船,船锚又下放了。

  “港口的人,还是死性不改。”

  金发小伙从甲板上越身而下,踩破了脚下的木板。

  众人看向他,发觉了他身上的蓝鱼纹身。

  “你不是本国人?”

  “这么好的机会,不捞一笔?”

  “大家一块分。”

  金发小伙看着地上的刘文昊,摇摇头。

  “以前,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不行!”

  众人面面相觑。

  “以前?”

  金发小伙的肌肉跃动起来,随后,身形暴涨。

  是大铠武士的招数。

  而他肌肉膨胀时,手臂上的蓝鱼,獠牙也张开了。

  “你是老杰克......”

  金发小伙甩了甩膀子,猝了一口。

  “他儿子。”

  “小杰克。”

  他甩臂向前,一下打翻了两人。

  人群也乱了阵脚,连滚带爬地散开了。

  看着溃散逃开的人,他走到刘文昊面前,而他的眼睛也刚好闭上了。

  “喂,喂,醒了?”

  眼前的黄毛拍着自己的脸,刘文昊头还是有些昏。

  周围都是酒桶、木箱。

  “刚才,那个肌肉男,是你?”

  小杰克不置可否。

  “是,气吗?”

  “是啊。”

  小杰克眯眼,抬头。

  “那个傻老爹,也会这招。”

  他傻?他哪里傻?

  等等,那个老黄毛也会?那个体型,变了后,还是人吗?

  “不管了。”

  “我还是先去酒馆吧。”刘文昊站了起来。

  “对了,那个酒馆在哪?”

  小杰克没说话,指了指墙上的标牌。

  “这就是?”

  “是啊。”

  “......”

  出了储酒室,二人来到了酒厅,小杰克也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前台,和一个瘦弱的老板叙旧了起来。

  “近来还有人收保护费吗?”

  “没有。”

  老板提了下眼镜,眼神又垂下去了。

  “最近,还算太平。但......”

  小杰克察觉不对。

  “怎么?”

  “这的议员,说要增加酒税。”

  他送了口气。

  “没事,那能有多少。”

  “百分之五十......”

  卖酒水,要付一半的售价。

  等于逼死人。

  小杰克脸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他拿起瓶酒,灌了起来,顺便掏出张银票放在桌上。

  是那张四百两的银票。

  刘文昊越发得不自在。

  怎么感觉,你在自己家喝酒,还用我的钱,充大方?

  老板摸了摸王朝的银票,

  “这......”

  话还没怎么说,小杰克手中的酒瓶就干了。

  “我要在这带上一阵子,算是我的酒钱。”

  “等等!”

  刘文昊打断了他们。

  “这钱,你刚才看的时候,仿佛挺上心的。”

  他拿出一张千两的银票。

  “这个票子,在你这能干什么。”

  老板看着这张外票,瞟了眼一旁的小杰克,语气有些结巴。

  “不,不知道。”

  刘文昊也算是阴白了。

  在王朝,被一路设计,到了这,还是设计好的。

  “别怕,他打不过我。”

  刘文昊安慰道。

  小杰克喝了好几瓶了,有些喝大了,放下瓶子。

  “打不过?刚才谁救你的......”

  刘文昊赤火蔓上脚跟,一脚扫倒了小杰克。

  小杰克也摔倒了,没了意识。

  但可能是醉倒的。

  “还好意思说,我的罪,不都是因你们而受的?”

  深吸一口气,他看向老板。

  “酒呢?”

  “什么酒?”

  “泡泡酒啊。”

  老板指了指墙上。

  那个泡泡酒的选项已被划去,而且划痕还很老。

  “这......”

  看来这,早就不卖了。

  而自己喝的那瓶,估计还是陈年佳酿......

  “顺便问一下,一千二百鱼牙,等于多少王朝银票。”

  老板伸头,看着小杰克暂时没法醒来,也松了口。

  “一百二。”

  一...百二?

  那个老黄毛,居然反过来,卖我十倍!

  他的身体也越发炙热,身体也有些冒烟了。

  老板也吓了一跳,连忙推手安慰。

  “冷静冷静......”

  “对了,约翰找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约翰......

  “大概能猜到。”

  想到小杰克所说的主谋,和自己一切的经历,那么,就太好确认了。

  “不过他人不坏。”

  老板继续说道。

  “来过好几个议员,乱改政策,都是他摆平的。”

  “那他......”刘文昊也逐渐对约翰起了兴趣。

  “还在?”

  老板看向酒吧外。

  “只要有人的地方,他眨眼就能到。”

  “......”

  “对了,你的住处也安排好了。”

  住处......

  看来要待一段时间了。

  “在议员住所的那条街上,先暂时住下,最多两天吧。”

  接着,老板吩咐了酒保几句,让他和几个服务生一起,抬小杰克出去。

  “这孩子,别看他会打架,但脑子也就那样,爱冲动。”

  老板笑着说。

  “你跟着一块去吧,到那家旅店还有二里,照顾他点,行吗?”。

  刘文昊点了点头,脸上有了些笑意。

  这个家伙,跟自己那个憨憨兄弟,还确实有些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