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高人出现

  热浪在地面上蔓延,急速蔓延。

  充斥了整个大街。

  “哎?地上怎么在冒火?”

  “对啊,现在,不是春天吗?”

  行人们没有法觉炽热的人影,只能注意到地上的火苗。

  前面,花凌轩也摇着花扇,逛完了商铺,准备回府。

  “呼。”

  一阵炙热席卷后,他的扇子着了火。

  “何人?”

  花凌轩似乎注意到了刘文昊,但他的身手,并不比普通人高多少。

  他摇灭了火,但扇子已经废了。

  看着路径的火苗,他眯起了眼。

  “来日方长,最近动了齐家,你们这些人,往后有的是时日。”

  而路径的源头,那个男人,也超过了林修海,跃居第一。

  “嗯?”

  林修海的胡子险些着了,他展开感知,蓝色的波纹荡开,许久,才触及到这个飞火流星般的男人。

  “没多少内力,刘文昊?”

  林修海因他的出现,有些难以接受。

  本来,以刘文昊的速度,追赶上他,不难。

  但是,这速度,比原来,又快了接近一倍,还带着攻击性的流火。

  “这个小伙子,前途无量,如果年纪再大个二十,不十岁,我就让他进内阁!”

  内阁的任意一位阁老,都是宰相级别以上。

  就算是花家家主,见了也得低头作揖。

  而刘文昊也听到了后面的话,准确的说,是感知到了。

  “那你,说话算话,但,等我进鹰阁,弄到些情报再说。”

  在参赛者中,最末尾,有一长串的队伍,其中,领头的,是阿刚和韩师傅。

  “那个浪人呢?”

  “你问他,他应该在前面吧。”

  “哦。”

  “那徐魏呢?”

  “不知道,没看见,应该在后面吧。”

  确实,徐魏,在后面。

  最后面。

  此刻,徐魏还在起点不远处的酒馆,捧碗喝着,和面前的异国浪人,聊了有一阵子了。

  “你说,我参赛,证明自己,可路上压根她就看不到啊,名次肯定也没多好看。”

  徐魏又闷了一口。

  “你说,我跑还是不跑?”

  浪人低着头,看着面前的红酿,还是提不起兴趣,拿起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口,长叹一口气。

  “小兄弟,你怕是陷进去了吧。”

  徐魏也喝大了,浪人一脸轻松,还从不抬头和人对视,便红酿抢来,一并喝了。

  “大叔,你这么害羞,不会,活这么大,都没有过这种情况把?”

  浪人起身走到路边,折了根草放在嘴里刁着。

  “算是吧,活过百年,没人一直陪我。”

  “哈?”

  徐魏愣了下,借着酒劲,继续扯。

  “嗝,你这也太装了,你要嫌寂寞,上城东去找热闹啊。”

  浪人看了下远处的场台,台上的香柱,也少的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

  狂浪卷起,外边的酒棚也摇晃起来。

  浪人,没了。

  “嗯?”

  “喝大了?难不成,从刚才,就一直没人?”

  徐魏又打了个酒嗝,然后把红酿举起。

  “咕咚”“咕咚”

  一阵过后,他的眼前模糊了起来。

  似乎,浪人还在。

  “喂,实在觉得寂寞的话,城东有烟花,我放的,很漂亮的,嗝,还有女浴室,哈哈......”徐魏说着,酒醉倒在桌子上,嘴里还哼哼唧唧的。

  “不过,你要是......敢偷看芷欣,我打死你......嗝......”

  距终点还有不到半里,这里也没什么行人,刘文昊的火焰也即将蔓延到东门。

  两百米,一百米。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看着胜利越来越近,刘文昊反而开始超负荷加速了。

  他不想有个什么意外。

  身上赤火外窜,他的身形开始有了流火的雏形。

  “呼。”

  “我的头奖。”

  火焰的足迹也快达到终点。

  但空气突然震颤起来,接着,狂颤。

  一阵气浪卷来,如同海啸一般。

  一个别剑的人,站在了终点。

  他没能刹住,撞了上去。

  但那人丝毫未动,自己也飞了出去,在巨大撞击下,自己也快失去了意识。

  那个身影,在刘文昊飞出去后,向前两步后,把他拉回了。

  他看到一双深邃的眼眸。

  如同深海,毫无波澜。

  是那个浪人。

  一段时间后,林修海也到了。

  “可惜,只有第二。”

  为了以防万一,他展开感知,探寻着刘文昊的存在。

  果然,有,且只有他一人。

  因为周围,官兵们都不在,只有刘文昊一人拥有些许内力。

  但,浪人的确也在。

  “那个头奖,我确实需要。不如和小友做个交易?”

  “干脆,直接让他进来,我把内阁阁主,让给他!”

  他寻思,如果小友是穿越者,当上了阁主,也能在王朝里横着走。

  何乐而不为?

  深吸一口气,他走向刘文昊所在的休息区。

  林修海环顾看了眼,发现了两人。

  “两......两个?”

  看着眼前的浪人,三十多岁的模样,低着头。

  林修海脑中闪过一丝熟悉的感觉,但很快又忘了。

  年纪大了?

  他摇摇头,走向他。

  “敢问,小兄弟,你是在他多久后到的?”

  浪人拿起酒壶,直接往刘文昊脸上浇去,语气平淡。

  “没多久。”

  “还比他快一点。”

  林老一时语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后面的选手也陆续到了,刘文昊在这期间也醒了,他们对这个结果,也是和一样震惊。

  “哎?你们看见‘游子’了吗?”

  “没。”

  “他不是早就该到了?”

  过了许久,那个骄子,依旧没来。

  “对了,那两个武士,怎么还没来?”

  “你还指望他们来,那些个模样,看着,就吓人。”

  “......”

  阿刚也甩了甩头,似乎不想提那些个煞星。

  韩师傅看着昏迷的刘文昊,刚想感叹英雄出少年,但是,又突然想起了和他一起的人。

  “对了,徐魏呢?”

  阿刚也拍起了脑袋,悄声说。

  “他好像,一开始就在起点,喝大酒呢。”

  “......”

  这时的前三名,第一、第三,都围着第二名的刘文昊。。

  浪人不断挤按他的脸,灌着自己平日里,舍不得喝的家乡酒。林修海在一旁,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

  毕竟,交易对象又变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