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意识传递

  酒后,站长趴在桌子上休憩。

  刘文昊叫了两碗醒酒茶下肚后,仿佛也能活动下了。

  他看向小二,递了些银子过去。

  “照顾下他。”

  但是小二却抖开抹布,脸带笑意。

  “不用,常客了,都习惯了。”

  “你走吧,这个蹭吃喝的,我们会照顾好的。”

  “这些年,也就他这一个当官的,把城里百姓当人看。”

  又一个老好人?

  刘文昊看向这个中年人,失意醉倒的样子,有了些敬意。

  他知道这个城里大概是什么样。

  能在这城里,赢得尊重的人,不多了。

  “再让他趴会吧。”

  刘文昊也抽身离去,毕竟,还有事要办。

  “徐魏、唐芷欣,我这就去诉你们个好消息!”

  刘文昊离开了酒楼,就消失在了街上。

  街边的依旧热闹,刘文昊在醉熏一番后也才察觉这才刚过中午。

  看着那些茶楼、酒馆,刘文昊也渐渐对这个城有了些熟悉。

  “刘文昊!过来,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顺着声音,刘文昊就看到了两日没见的雪梅儿正笑着在冲他招手。

  “行,来了。”

  刘文昊答应后,仔细地看了下雪梅儿的样子。

  她的表情,与往日不同。

  感知了下,除了朋友的兴奋,还有,叫我帮忙的期待?

  可是,毕竟是梅姐,不该抱有多少怀疑吧。

  想着想着,就到了一处风月所。

  而就在他疑问之际,老鸨也忽然出来,拽他进去了。

  “呦,这位小爷,小梅姐邀您帮个小忙。”

  忙?有诈!

  刘文昊散开感知,发现三楼的楼道内,都被有意清空了。

  大堂内,有熟悉的人。

  还不止一人,似乎......

  有七个!

  大堂的中央,被一道孔雀屏风隔开,里面有着强烈的情绪。

  算了,感觉是趟浑水。

  “不好意思,我还......”

  “别不好意思啊。”老鸨示意众姑娘上前。

  门口招揽客人的姑娘,都进来,把他围住。

  额,走不了......

  被迫绕过屏风后,刘文昊就见到了被绑在椅子上,堵着嘴的大兄弟———徐魏。

  前面三位姑娘,脸上围着面纱,跳着艳舞,身姿婀娜,还有点......

  眼熟?

  “呜,嗯,呜!”

  徐魏看到刘文昊,对他用眼神求救。

  但三位姑娘又靠了过去,徐魏又紧闭上了眼。

  “好兄弟,为了唐芷欣,还真守身如玉。”

  可感知中,另外三位熟悉的存在,也在姑娘群中,现了身。

  “哎,你们干什么!”

  腾挪间,刘文昊还要顾及些礼节,居然在不觉间,被绑了手。

  大意了!

  等等,怎么感觉,她们会武?

  本来想随意让开,没想到却着了道。

  “这位小爷,别急,您也有份呢。”

  刘文昊又被按在了椅子上。

  这感觉......好熟悉!

  将感知从眼中散出,他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你们是那六个女打手......”

  但他的嘴,也被堵上了。

  这雪梅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而雪梅儿,也不在楼里了。

  客栈。

  雪梅儿找到了唐芷欣,她在自己房间,挂晒衣服。

  “芷欣,你知道吗,我在路上撞见了有人进了迎春楼。”

  唐芷欣继续晒着衣服。

  “和我有什么关系。”

  雪梅儿叹了口气,也无所谓了起来。

  “也是没什么,臭男人而已,徐魏......”

  唐芷欣眼角动了下,窗外的挂衣线断了,衣服也掉下去了。

  “走,咱出去捡。”

  雪梅儿跟着一块下了楼。

  但到了楼下,唐芷欣并没有停下,直奔着自己之前来的方向而去。

  “不是捡衣服吗?”

  “捡人!”

  “......”

  迎春楼。

  唐芷欣进了楼,因为孔雀屏风挡在前面,也没声音,她也只好挨个房间寻找。

  而雪梅儿还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引导着她。

  一会儿,二人登上三楼,雪梅儿故意瞟了眼下面的大堂,捂嘴作惊讶的样子。

  “你看。”

  唐芷欣也看向了大堂。

  徐魏和刘文昊坐在椅子上,眯眼欣赏着女子们,脸都激动得红了,甚至身下的椅子也晃着在挪动。

  这是她眼中的景象。

  实际上那两兄弟正闭着眼,一边拼了命地在磨绳子。

  而刘文昊的情绪,在激动下,也让他的感知传播,有了质的飞升......

  “兄弟,听到我的心声了?”

  “你不是被堵嘴了吗?”

  “别废话了,你绳子磨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

  但唐芷欣已提起罗裙后,碎步到了楼下。

  六位女打手,见她来了,抽身而去。

  但她的怒火,似乎都在一个人身上。

  刘文昊也发觉了这气愤。

  “喂,兄弟,你那个女......”

  “别管她们,我磨断了!”

  “不是,是唐......”

  徐魏双手崩开绳子,猛地起身。

  在动身间,余光瞄到了身旁的女子。

  似乎是......唐芷欣?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回来这种地方。

  就在他擦身而过时,身后伸来一只纤手。

  这手法,这质感,真是她!

  徐魏转过脚踝,完成了一次急地猛刹。

  而停住的一瞬,他也急于回头确认。

  但,唐芷欣的手也没松,人也一并飞了过来。

  两人在静止与高速中,面对了面,然后嘴对了嘴。

  “哇哦!”

  雪梅儿在楼上捂嘴笑着。

  “额。”

  刘文昊有些无语。

  而徐魏为了不让唐芷欣站不稳,向前一贴,抱住了她。

  “啪”

  唐芷欣的巴掌一出,堂内经久不息。

  “咋啦?”

  雪梅儿不知为何会这样。

  额。

  刘文昊的绳子,也被温度的灼热,烧断了。

  他站起来,看着二人。

  “徐魏脑子简单,唐芷欣内心脆弱,这种考验,不适合他们。”

  他的心声传向了楼上的雪梅儿。

  感受到他的暗语后,雪梅儿虽然还在不解中,但也被他的能力惊了一下。

  这小子,成长这么快!

  但是,大堂内的唐芷欣,眼中又盈满了泪光。

  在沉默了一会后,徐魏还是鼓起了勇气。

  “你嘴唇有点干,是不是不舒服?”

  一时间,堂内没了声音。

  刘文昊的心声也不知道,该传递些啥。

  楼上,雪梅儿摸了摸头,对着下面解释说。

  “那是因为,在来的路上,她一直在骂你。”

  “......”

  “......”

  “......”

  “梅姐,你可真是帮的好忙!”

  刘文昊对着楼上喊道。

  雪梅儿也有些惭愧了起来。

  但唐芷欣已经飞奔而出。

  看着徐魏还在原地,刘文昊也对他传递了最后的心声。

  “你个傻玩意,还想着回头,买个烟花,哄她?”

  “快追出去!”

  听了兄弟的话,他也认识到了不能不作为,径直而出,还撞碎了屏风。。

  “真是个傻子,我之前苦,白吃了。”

  刘文昊恨铁不成钢地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