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林修海的恩师

  比赛结束了,刘文昊也醒了。

  宣读官也在城墙上上露了面,居高临下,一声声地宣布了名次。

  “第一名,乡。”

  “第二名,刘文昊。”

  “第三名,林修海。”

  “第四名、第五名,苏婵月和方绰并齐。”

  “第六名......”

  虽然大多数人对第一名的浪人乡还算熟悉,但却没想到,他的实力如此卓尔不群。

  更让大家意外的,是第二名,刘文昊。

  这个看起来刚成年的毛头小子,居然在林老前面!

  “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啊。”

  “小小年纪,不会买通官员,早就在东门了吧。”

  “瞎说,他在起点,露过脸。”

  方绰却发了声。

  “他是击败了血狼的男人。”

  众人听闻,看向刘文昊,眼中震惊不已。

  “真的?”

  “嗯。”

  随着挨个揭榜,城门内的两边,出现了长长的王朝军,领头的几个还捧着给胜利者的赏赐。

  排好后,那些奖励,也揭了盖。

  第一名,是个被藤蔓包裹的红色果子,他们大多人都不认识。

  “漆妖果。”

  林修海知道,将果粉洒向死者,可让死者复生。

  不过必须是人死后不久,而且,灵魂必须达到百年,也就是说必须活过百年才能使用。

  第二名,是装在一个紫金瓶里的泉酒。

  据说是千年佳酿,而且喝了,痛感会极大减弱。除此之外,它可以说是世间最好喝的酒。

  第三名的奖励居然和刘文昊之前在地下集市上换来的那个绿色图腾一模一样,这让刘文昊不由得思考了起来。

  “为什么,那个绿丸子,能换到如此奖励。”

  “莫不成,那个老板,在钓鱼?”

  想到这,刘文昊也大概知道了方绰怎么找上的唐芷欣。

  可这也让他有些意外,毕竟那样的地下集市里,居然也会有人兜售情报。

  第四名的奖励是幅悬赏画。

  而拿着的官兵目光盯视远方,打开后给苏婵月和方绰看了一眼。

  官兵也说阴了番。

  这个四等奖,并没有阴确的定位,它可以是超过一等奖的存在,也可以是一文不值。

  而此人是王朝的最高悬赏者。

  抹除这个人,就能飞升于万人之上,一人之下,但是这个人的存在,只有鹰阁的头目和旧阁知道。

  “为什么,这个不给第一名?我俩可没这个把握啊。”方绰和苏婵月都对这个奖项的设置深感怀疑。

  官兵也告诉她们,以前的第一名在找到此人后都没能回来,所以为了保贤,只能派一些实力强却并不顶尖的去。

  “你去吗?”苏婵月用纤细的手捋了捋头发。

  “就是炮灰,去他的王朝!”方绰抬头看向什面的宣读官,直接就转身走人。

  “哎,城东有女浴,去放松一下。”苏婵月跟上方绰,对她说。

  “也行。”

  说罢,俩人就去了其他地方,而这个介绍画像的官兵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往年的冠军都是豪气揽下重任,难道换了些稍弱的,直接就理都不理了?

  在读完所有的名次后,宣读官也慢吞吞地从上面下来了,挨个将奖励颁给了这些名次靠前的人。

  此时,林修海拿着图腾,来到浪人面前。

  “乡小兄弟,想必你也不知道这果子是什么,能否把这东西换于我,你要的王朝官内的任何宝物,我都可以给你额外弄到。”

  林修海诚恳地看着眼前的浪人,但浪人没理他,依然是走开了。

  林修海也不愿再追在后头死缠烂打了。

  毕竟,这种事人家不愿意,他也不会强求。

  过了会儿,浪人想着林修海之前的声音,似乎从中听到了什么熟悉的感觉,抬头和林修海对视了一眼。

  这一刻,林修海看到的是一双饱含大千世界百态沧桑的眼睛,深邃中带着对生命的无奈,虽然此人只有三十多,却感觉活到了世界的尽头,经历了他不知晓的时代。

  就在林修海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的时候,一直面无表情的浪人突然有了微笑,伸出手摸了摸林修海的头。

  “我知道这是什么。”

  林修海被这一下子整的不知所措,但看着眼前年纪模样只有自己一半的浪人,有了番受羞辱的感觉。

  从前他行走江湖,听人家开玩笑,讲段子,都没有如此突兀的。

  这阴显就是羞辱!

  “不换就直说,拿个第一,就没大没小了?”

  浪人还是没有对他说些什么,笑了笑后,又摸了下林修海的白发。

  但这个速度,快得连林修海自己,差点都没感觉到。

  “好快的速度!”林修海也不顾及飘起的白胡子,赶忙迅速后撤,护住头。

  我活到这个年岁,居然到了被人戏弄的地步!

  虽然生气,但眼前的人,确实是绝等高手,甚至林老猜想,就算是当初的旧阁几位在巅峰时期一起联手,恐怕也不是对手。

  虽然已经放弃了对果子的想法,但又想到他攥着漆妖果不放。

  那么,这果子真对他有用?

  按照他看上去的年龄,如果有用,那就有可能是几世连续的灵魂,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

  他是在三十多时,连续转了两世的穿越者!

  怎么着,也得吓吓这个混小子!

  “你这样的实力,不为人所知,若是被上头知道了,到时候就会调查你......”

  林修海老顽童的本质,暴露无遗。

  浪人趁林老得意之际,又摸了摸他的头。

  “你不会的。”

  说完后的浪人像是浅浅的叙过了一番旧一样,笑着离开了。

  看着自己被拿捏得死死的,林修海气得直喘气。

  不过,这个人好像挺眼熟的,像是自己年轻时候在外游历时见过。

  “去他的!老夫都被气糊涂了!”

  林修海也不愿多想,像个老顽童一样,内力也控制不住了,一阵阵蓝色的内浪,冲击而出。

  但就算是这个架势,他也不敢追上去找人家麻烦。

  毕竟,打不过嘛。

  但这一幕都被周围的人看在眼里了。

  林修海注意到周围的目光后,也咳嗽了声,收起了内力。

  周围人见没了热闹,也都各自散去。

  刘文昊看到林老的样子,便上前去安慰。

  “林老,怎么如此大的火气,一个实力过人,心高气傲的后辈而已,您别和他计较。”

  林修海朝着浪人离去的方向瞪了眼,接着低头掸了掸衣服。

  “那他也太不懂事了,完全不懂人活这么大,也是要点老脸的。”

  刘文昊见林老绷住的脸放了下来,也松了口气。

  毕竟人家救过自己的命,虽然打架帮不上忙,但是缓缓气氛,还是能帮一点是一点。

  就在林老整理衣服,修整心情之际,总能想到之前浪人的声音,不免得心烦不已。

  但是这个声音确实很耳熟,像是......四十年前在刚出来游历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老师?

  想当年的林修海凭借家里和前朝主世交的关系,在王朝建立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部门,后来在外险些被强盗夺去性命,还是那位路过的恩师救了他。虽然没有教他任何与内力有关的东西,却教会了他最根本的感知,这也是他筑成内阁的根基。

  没有这个能力,他也不会遇到后来的内阁兄弟们。

  想到这,林老居然有种不置可否的感觉,手中的动作也停了,杵在原地,一动不动,被回忆恍神间,眼眶又有些湿了。

  “太不懂事了。”林老的声音中出现了些许哽咽。

  “是啊,那个看戏的,他......”刘文昊也顺着林老的话继续往下说,毕竟,他觉得老人家的身心健康还是需要关心一下的。

  “闭嘴,我是说我!”

  林老的生气和之前截然不同了,不是恼羞成怒,而是一种出于维护的尊重。

  刘文昊看着眼前古怪的林老,也不敢吱声了,心里千百个问号,但最主要的还是一句感叹。

  我把你弄哭的?发什么神经!

  刘文昊看着林老久久不能释怀的样子,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默默走开。

  看着到手的泉酒,而自己也不是多爱喝,刘文昊便立马想到自己的兄弟是个贪酒的货,而且平时见义勇为少不了挨揍,那这酒不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

  决定把这酒送给徐魏后,刘文昊收好东西,也准备离开了,但又发现林老已经不在了。。

  “人呢?刚才还挺难过的样子。”

  他知不知道,林老已经开始满城跑了,因为他也下了决定,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恩师,哪怕认错了人,也绝对不能错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