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再见小丑

  “城南的野肆,有个酒馆。”赵元拿起了一旁的旧行李包。

  “里头有个老兵,他认识的人比我多。”

  “我陪你去,我师傅也常在那喝酒。”

  师傅?霸王枪还有师傅......

  那个浪人!

  一路上,城东的风景都属于柳巷与商街结合的热闹区域。但到了城南,就只有花家的布行,酒肆产园,看不到什么普通人家。

  来到一处清冷之地,一大片空地上,只有个酒馆。

  这么冷清?

  进去后,就看到里面,只有两个外国人。

  其中的一个,就是那个浪人,正在喝酒。

  而另一位,是个金发、金胡子的老板,在擦着杯子。

  “呦,师傅!”

  赵元冲着浪人打了个招呼,走上前去。

  浪人抬头看着他笑了下,摸了摸他的头。

  果然是。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何人。

  “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知道。”

  嗯?

  “别嗯了。”

  ......

  发现自己的心声,全被他知晓得一干二净,刘文昊也干脆放空了自己。

  接着问出了自己第一个想到的问题。

  “您为什么,不点酒吧里的酒。”

  “......”

  浪人也是被他的操作给弄懵了。

  “这没有家乡酒,我只喝自己酿的。”

  “您的家乡,莫不成,是昭海国?”

  想到雪梅儿之前所提,那个武士之国,他也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

  “不是,那个小国家。”

  “......”

  话题又断了,看着浪人继续抿酒的样子,刘文昊也不好继续问。

  尴尬间,他也赵元拉走了。

  “别介意,老师有些怪,在意的,只有一些旧友人和酒。”

  “友人,酒......”

  怪不道,能和徐魏聊得那么开。

  “那他是哪的人啊?”

  “这,不大方便说,不过......”

  吧台边,金发老板对着杯子哈了口气,顺着说了下去。

  “不过,只要知道,他的外号就行了。”

  外号?

  “古人剑鬼。”

  而这位老板,说完后也放下了杯子,胳膊肘依着桌子,撑着下巴。

  “而且,你要找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哦......嗯?

  赵元无奈地耸了耸肩,因为刘文昊自始至终的注意力,都在师傅身上,自己把他拉过去解释时,不知不觉也跑偏了。

  “忘了正事了,请见谅。”刘文昊不想再继续之前的尴尬,“那......”

  老板拿出个大酒杯,倒了些洋酒进去,摆手示意他喝下。

  想办事,先喝酒吗?

  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还打了个嗝,然后嘴里还冒了嗝泡,接着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冒泡了!

  随着泡泡越积越多,泡沫也越多了,眼前白花的一片,景象也变了。

  眼前,外国的酒馆里。

  老板的模样与现在不大一样,在与别人扳手腕,似乎只是一名酒客。

  他与肌肉男相持不下,周围走过一个红发的女服务生,捧着的盘子上有一杯酒。

  “谁赢了,谁喝。”

  两个男人瞬间有了斗志,满脸青筋地望向对方。

  凝视中,他们也没顾忌桌子的中央,在凹陷。

  老兵突然吼了声,再次发力,气势上也势如破竹。

  “砰”,桌子碎了。

  服务生摇摇头,把酒端走了。

  “三百鱼牙。”

  老兵看向肌肉男,肌肉男却朝他双手一摊:“你自己加的力,怪我咯?”

  老兵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只得掏出三张皱巴的钱票,走到前台,拍在桌子上。

  “我知道,那桌子不值三百,给我再来一杯。”

  面前的酒保,背对他,擦着杯子。

  头发和印象中不一样,不是黄的。

  “你的头发,怎么是黑的?”

  “嘭”

  门外传来了一声枪声,随后酒馆的门被破开了。

  进来了恶霸模样的人,纹身都纹到了脸上。

  其中,带头没多少肌肉,还很瘦。

  他眯着眼。

  “听说,这的保护费没交?”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们,除了那个擦酒杯的酒保。

  “老子酒还没喝呢,信不信我把你撕了!”

  肌肉男站了起来。

  但,这个瘦子的嘴角却扬了起来,手臂在瞬间就留下了数条残影,伴随期间的还有无数的枪声。

  肌肉男被击中了眉心,周围的一大片人也都一样。

  看着躺倒的人,老兵虽有怒火,却只能坐着。

  因为这个人的开枪手法,是二级通缉犯———残影枪手。

  酒馆的老板也从后厅赶到。

  “一万鱼牙。”

  残影枪手吹了下枪管。

  老板颤颤巍巍地走向前台,去了不少出来,但在拿上桌的那一刻,擦杯子的酒保却转过身来。

  他按住这些钱。

  “这些钱,给我一千,他的不用给了。”

  酒保的脸很苍白,嘴唇却被涂得猩红,浓重的眼影下,有一颗仿佛会吃人的眼睛。

  残影枪手眯着的眼睛忽然睁大,开始震颤,嘴角也不再上弯。

  “你,你是......黑小丑?”

  他抬手准备开枪,却发现这个酒保在瞬间就消失了。

  以他敏锐的观察力来判断,这绝不是速度,就是凭空消失!

  接着,他身后传来了倒地声,转过头,自己人全躺下了。

  这时,一把匕首贴在了他的脖子上,耳边传来了热气。

  “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小丑,叫我约翰。”酒保的嘴角上扬。

  “怎么会,我的感知力,是我速度的二十倍,你......”

  “嘘......”

  酒保摆出安静的手势,另一只划开了残影枪手的脖颈。

  鲜血喷涌间,他踹开残影枪手,接着,出去了。

  老兵看着离去的酒保,心态难平。

  黑小丑,所有国家的一级通缉犯!

  而且,每个国家的一级通缉犯,也就只有一个!

  “对不起。”酒保又进来了。

  他跨过地上的残影枪手,到前台,拿了一千鱼牙。

  本要离开前台,却见到老板仍颤颤巍巍地看着他,眉头一皱。

  “我就拿一千,你这样看着我,是想感谢我?”

  说话间,他又拿了五百,往门的方向走去。

  在跨过残影枪手后,他像是记起了什么,往回退了一步,用力给了他一脚,鲜血喷涌。

  枪手不再抽搐,酒保也出了门,留两句话。

  “这人,以后都不用愁了。

  “五百,就算在这。”

  酒馆里的人沉寂了很久,终于有人断断续续地开了口。

  “那个约翰,不是杀了很多像这样的恶人吗?”

  “对......”

  “那为什么在通缉名单上,还是一号?”

  “我怎么知道......”

  老兵却知道,这个约翰,对着独裁者掏匕首,从未失过手。

  所以有了如今,一级通缉的待遇。

  “这种人,还真挺酷的!”他有些激动,碰倒了旁边的酒瓶。

  女服务本蹲在地上,看着跌碎的酒瓶,说道。

  “一千二。”

  “什么?这么贵!”老兵的激动一下子被浇灭了。

  “这是泡泡酒,能让人看到真实回忆的酒。”

  “......”

  眼前的一切,模糊了起来,随着声音渐小后,又清晰起来。

  一切又回到了现在,金发老板捏着胡子,正看着他。

  “好看吗?”

  刘文昊没有回答,因为,太意外了。

  约翰,小丑,不就前一世,那个电视里的人?

  “他是穿越者。”

  听到刘文昊的答非所问,老板笑叹了一声,说:“有什么关系,全世界都知道。”

  “也称他为反抗者。”。

  好熟悉,这个约翰,好像也称我为......

  反抗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