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吓昏我,却也吓死你

  回到原先的道路上,队伍已不在了,他冲出树林,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地上。

  终于看见队伍了,但却停在那,还不止自己人。

  “哟,想不到,方绰也会和血狼人勾结一气,哈哈哈,真涨见识了。”雪梅儿站在前面嘲讽道。

  这方绰便是那紫衣女子,她眉头轻蹙,与同伴们一同握着剑。

  另一边的男人,光着上身,虽然瘦,但肌肉阴显,围着虎皮裙,还散发着股血味。

  “注意你说的话。”方绰持剑直指雪梅儿。

  “哦?为什么?这不是勾结吗”雪梅儿揶揄道。

  “只是奉师傅的命令,带她回去罢了,不要想多了。”方绰冷冷地说道。

  “真的?”雪梅儿也冷了下来,哼笑了两声。

  “你!”

  方绰像被戳中了痛处,不再费口舌之争,沉下目光,着眼于搜寻突破口。

  “这帮娘们,没完没了。”

  血狼有些烦躁了,因为方绰的实力,也就是他的三成,而雪梅儿这个女人虽然强上不少,也不是他的对手。

  扫视之余,却发现了个意外的目标———刘文昊。

  二当家,没解决他吗,难不成...没碰上?

  血狼的眼睛里充满疑惑,但是这样的表情,方绰却在无意间瞥到了。

  “送上门的人质。”

  方绰收起了剑,疾掠而去,地上草卷飞舞。

  看着方绰,刘文昊想到了之前她与雪梅儿的对话。

  她俩不是师出同门吗?

  雪梅儿见到呆在那的刘文昊,自己也赶不上,就扯嗓喊了起来。

  “跑!刘文昊...”

  方绰距刘文昊已经不到半步,伸出手,向他的脖子抓去,可却只触碰到一个模糊的残影。

  所有人都极为惊讶,甚至气氛也凝滞了。

  “这......”

  “什么情况......”

  “何方神圣?”

  这时的刘文昊已经回到了队伍,掸了掸衣服。

  “个个都想我的心思,这个方绰,居然连残影都分辨不出。”

  徐魏回头看向方绰,发现她手边的残影还在。

  “这么夸张吗?”

  刘文昊也看了过去,发现残影保留的时间更长了。

  我,比刚才还要快上不少?

  一直未曾参与的血狼也愣住了,准确的说,是心脏在狂颤。

  这实力,不会把影狼给...

  虽然他被吓住了,但方绰一行人却开始了行动。

  “那个男人,决不能与他交手。”

  方绰瞄着刘文昊,距离拉开后,正对着队尾的六名女打手。

  虽然方绰一直在行动,可血狼还在原地。

  他歪头观察着刘文昊,不知不觉,他的心中竟生出一丝恐惧。

  这小子的实力,真在影狼之上?

  而刘文昊也环顾着周围的一切,不知不觉,目光就撞上了血狼。

  “......”

  “......”

  血狼的呼吸急促起来,下意识地避开了目光。

  他怎么了?

  刘文昊对血狼微妙的表情很不解。

  但车队的安静先被打破了,方绰跃向空中,出现在车尾保镖队的正上方,如同一只空中燕雀,让底下的女打手束手无策。

  紫色裙纱在半空中浮舞,在紫衣女子的视角下,下面的人都已成为了她坠剑的靶子,翻身后刺下。

  “哧”

  剑刃并未伤及任何人,因为雪梅儿迎着双臂,用铁环挡住了坠刺。

  火花四溅,在碰撞后,方绰直接倒飞了出去。

  方绰的同伴联合将她接下,而她们围成的人墙,居然险些被冲散。

  “什么怪力?”方绰将剑插在地上,稳住身形。

  其余女子在缓冲过来后,也纷纷稳住步伐。

  虽然战斗的一头被点着了,可另一头,还是有不应景的人。

  徐魏提眉来到刘文昊旁边,对他使眼色说:“我觉得清一色的景色,挺不错的。”

  刘文昊瞥了眼他,看到了他身后怒目的人,咳嗽了下,说:“与我无关,我什么也没说。”

  徐魏下意识地看了眼身后,就看到一只纤手伸了过来。

  “说好保护我,你现在在干吗?”唐芷欣嘟囔着嘴,手中狠劲儿不减。

  “那边那个,我一直盯着他呢!”徐魏被揪着耳朵,指向血狼。

  目光环转,血狼也忍不住开口了。

  “不知...那位被方绰冒犯的兄弟。”他咽了下口水,“在偶遇我们的那位前辈后,发生了什么。”

  那个前辈,是那个土地公公吗?

  刘文昊如实回答。

  “他要杀我,交手后,他就不能动了。”

  血狼听到后,深呼一口气。

  “那小兄弟可曾下死手?”

  听意思,他以为我把那个土地公公杀了?

  “没有。”刘文昊环臂看着他。

  “那就好。”血狼长舒一口气,接着说:“如果帮主他爹出事了,那我还当什么二当家!”

  等等,那老头,居然是那狼人的爹!

  刘文昊差点就绷不住了,他也没想到剧情会如此发展。

  血狼思考了一阵,对刘文昊抱拳道:“今日交手,我败了。”

  他转身后继续说着:“我们就此别过吧。”

  别过,那再好不过了......等等,我是不是可以......稍微做些文章?

  “慢着。”刘文昊又开了口。

  他的声音压得很沉。

  “走,可以,留下点什么。”

  血狼的身体也随之震颤了一下。

  “江湖规矩吗?你是想要右手,还是什么。”

  “谁要那种俗气的东西?”刘文昊笑了起来,虽脸上如此,但内心是颤抖的。

  刘文昊眯着眼,在众人注视下缓步走向血狼,但他腿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抗拒。

  毕竟他们是用来逃跑的,哪是往危险上靠的。

  看着这个眯眼的男人,血狼竟从中看出了一丝戏虐。

  如此从容?莫不成,他轻松就把三当家的击败了?

  他更加害怕了,甚至连腿都不自觉地往后迈了几步。

  毕竟,三当家是主动让给的位,自己的实力是比不上影狼的。

  眼前的男人已到了跟前,伸出了手。

  血狼握起了拳头,咬起了牙。

  “叮铃”,自己腰上的钱袋子不见了。

  血狼见刘文昊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立马撤身一个后翻,落地后炸出一个巨坑,奔命离去。

  在一旁的徐魏看得下巴都要断了,唐芷欣也是意难平。

  “什么情况?吓跑了?”

  “不知道,我们问问他吧。”

  刘文昊仍目视着前方,仍保威吓的姿态,徐魏也凑到了跟前。

  “喂!他昏过去了!”

  徐魏和唐芷欣把他平放到地上,开始急救。

  另一边的战斗也几乎结束了,方绰一行人在雪梅儿一帮人的进攻下,节节败退,而她们最后的希望就是血狼。

  方绰撤步间,发现了血狼逃离的景象。

  “他居然,败了?”

  虽然咽不下这口气,但她不得不有个阴确的判断。

  “撤!”

  她们一并点地,越空后,翻飞离开。

  “老娘还没打够呢!”

  雪梅儿活动着刚热起来的手腕,随后看向了刘文昊这边。

  “你们怎么了?”

  “没事,只是刘文昊晕过去了。”

  “......”

  一里外的方绰也准备告别同伴,前往鄂阳城。

  “快回谷吧,我还要去参加轻功赛。”方绰招手挥别同伴。。

  她回头看向刘文昊车队的方向。

  “刘文昊是吗,真是个不能招惹的家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