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主谋降临

  下雨了。

  旅店。

  淅淅沥沥的声音穿过窗户,敲打着刘文昊的思绪。

  “约翰......”

  “为什么选我?”

  自己最早的一世,最平常不过。

  那自己特别在哪?

  “喂!我还能喝!”

  小杰克突然坐起,抓着床柜上的杯子一饮而尽。

  “哎?我酒呢?”

  他看着身上的被子,又看见床边的刘文昊。

  “看什么呢。”

  “......”

  刘文昊看着街道,打伞的人都渐渐少去,几乎没什么人影。

  “为什么,下雨天,订房......”

  “就订一间,还就一张床!”

  小杰克摸了摸后脑勺。

  “本来,所有的流程,老板会告诉你......”

  “哪知道,你上来就把粉喝了......”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它劲儿这么大!

  刘文昊越想越气,回头间,目视小杰克。

  小杰克看着他的浑身冒着蒸汽,想起了酒吧的一幕。

  额......

  小杰克傻笑了两声。

  “我头疼。”

  然后就躺了下去。

  “那个,再睡会儿。”

  刘文昊头上的蒸汽也不冒了。

  这个,怎么这么像柴房那会儿,徐魏的样子?

  傻,又不傻!

  雨声渐大。

  一栋四层的别墅下,一个女记者正撑着伞。

  “哦,安娜小姐,很守时啊。”

  一个白人开了门,胖胖的,身着西装,头顶秃了好一块。

  “那,您也得言而有信,这新政策的详细报道......”

  “好,一定。”

  女记者收了伞,议员也在她进去后,拉门关上。

  但环视之际,他的背后也出现了一个身影。

  当关门后,再回过头,面前,就是只有安娜了。

  “走,四楼,好好讨论下。”

  议员低着头,咳嗽了两声。

  “行。”

  在议员的带领下,二人上了楼。

  但她背后,却跟着一人。

  脸上苍白,还有着血唇。

  “到了,这就是我的书房。”

  议员说着,推开了门,看向身后的安娜。

  身后还是只有安娜,她也进去了。

  “砰”。

  门关上了。

  “干嘛?”

  女记者退后。

  “你说呢,你真觉得,这是书房?”

  议员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安娜也被逼到了床边。

  议员扯开西装,准备扑去。

  “啊!”

  安娜惊叫着,闭上了眼。

  但并没有重量压倒,反而,脸上溅了些东西。

  睁眼,眼前模糊的一片红色。

  “血!”

  “啊!”

  安娜擦拭着脸。

  过了会儿,还是没发生任何事。

  她也能看清东西了,发现地上的议员,已经彻底没气儿了。

  房门口,有个人,正蹑手蹑脚地要离开。

  “啊!”

  她又叫了。

  可正眼望去,门口也没人。

  一阵热气从耳旁呼来,还有呼吸声。

  还有只匕首,抵着她的脖子。

  “嘘......”约翰伸出了食指。

  “啊!”

  “......”

  “你有完没完!”

  约翰忍不住了,一脚踹开她。

  她也翻身望向这个男人。

  黑发,白面,红唇。

  “黑小丑?”

  约翰坐在床头,没精打采的,似乎失了兴致。

  “一开始吧......”

  “我以为他要把你杀了,准备看着的。”

  “后来,发现只是图谋不轨,那也太没意思了......”

  他拨弄着匕首。

  “现在,似乎更没意思了。”

  约翰走到她面前,蹲下,微笑起来。

  “给我个你活下去的理由。”

  安娜虽然头发有些乱,但还有着一丝清醒的判断。

  “因为约翰,不会杀我。”

  约翰嘴角的弧度也消失了。

  “约翰不会,但小丑会。”

  刀刃上的鲜血,随之滴下。

  “啊......”

  约翰扔掉了匕首,掐住她的脖子。

  “闭嘴!好吧,你确实有点意思......”

  约翰松开了手。

  “可这还不够。”

  “你活下去的价值,也得有......”

  安娜喘了口气,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约翰没管脸上的红印,望向了墙上的钟。

  “快说,我快没耐心了。”

  “我总听同行报道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疯子!”

  “疯子......”

  “这说阴你比你的同行,更懂得判断。”

  “......”

  约翰向她伸手。

  “一个懂得不跟风的记者,确实有些价值。”

  安娜看向这个男人,越发有些琢磨不透。

  “跟着我,你能捡到不少新闻。”

  “......”

  安娜伸出了手,随后被约翰拉到了一搂。

  “等等,让我把伞带上。”

  看着外面的大雨,约翰翻了下白眼,扯嗓喊了起来。

  “议员死了,快来啊!”

  顺带,把门推开了。

  “你干什么?他们就要过来了......”

  安娜看着外面涌出的记者,焦急起来。

  约翰抱住她,接着两人消失了。

  雨中,在那些记者身后,不断消失,不断出现。

  大家也都没察觉到他们,因为约翰在他们的眨眼间,完成了瞬移。

  到了旅馆,两人滴雨未沾。

  “好了,我松开,也请你把手松开。”约翰说。

  安娜慌忙松开,脸带温热。

  “我能察觉到人们内心深处,发觉他们的恶念,有恶念,我就能到他们身后。”

  约翰转过身,脸上的小丑妆也没了。

  一张黄皮肤的脸,帅气,有些混血。

  但仍能看得出,外貌和他们大不一样。

  “恶念?”

  安娜看向自己,低下了头。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

  “你是个善良的傻姑娘。”

  约翰瞥了她一眼,推门而入。

  “......”

  而二楼的刘文昊,也听到了隔壁的脚步声。

  刚才,街上涌出一大批人,没见有人回来的啊?

  而且,似乎有人在喊......

  议员死了?

  “呼—噜—噜”

  “......”

  小杰克的呼声震动了床板。

  脚步,听不见了......

  “如果议员死了,那么,在这个国家,敢犯的,不就只有......”

  “呼—噜—噜”

  “......”

  你是来帮忙的,还是来裹乱的?

  他走到床边,看着小杰克,一直盯。

  然后,想到了个不错的点子。

  非常不错!

  他回忆起以前的鬼故事,想象着压抑的氛围,将心声传递了过去。

  “小杰克拿着红蜡烛,在门廊间走着......”

  “前面的灯光闪了下,旁边的门传来了警告......”

  “小心......”

  “门忽然破开,一个眼神空洞的老妇抓住他的衣袖,往门里扯......”

  “他使劲挣脱,然后奔跑了起来......”

  “老妇最后说出了一句话......”

  “小心那盏灯......”

  “但当他注意到时,已经到了灯下......”

  “抬头上望,一双枯手伸了下来......”

  “啊!”

  “啊———”

  小杰克蹦了起来。

  刘文昊看着他惊慌的样子,绷不住了。

  “哈哈哈。”

  小杰克没反应过来,但隔壁传来了声音。。

  一个女人的声音。

  “小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