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老师的为人

  安娜身后,约翰向前了一步。

  “如果你再动,我就把她杀了。”

  安娜对着横来的匕首,眼中闪过一丝悲伤。

  刘文昊看向他们。

  “你们不是同伴吗?”

  “利用关系而已。”

  约翰舔了舔嘴唇,刀口更向前了些。

  感受着冰冷微嵌入脖颈,安娜的眼中泛起了光。

  刘文昊身上的赤火小了下去,然后在最后的翻腾中,消失了。

  约翰瞥了眼窗外。

  雨不下了。

  “看来,都会流泪,只有我不会。”

  他放下了匕首。

  安娜转身。

  “啪”

  “你混蛋!”

  约翰感受着脸上的热印,皱起眉。

  “事不过三......”

  “啪”

  又一个巴掌后,安娜夺门而去。

  小杰克是在搞不清楚状况,看着安娜离开,再看看约翰前辈无所谓的样子,无奈下,追了出去。

  刘文昊却看着约翰,有些鄙视。

  渣男。

  约翰咂咂嘴,目光从门口收回。

  “谁渣?”

  “我很专一的,好不好?”

  刘文昊插起膀子,瞟了眼门外。

  “那人家,怎么办。”

  约翰坐在床柜上,拿起梳子,梳了梳背头。

  “她会回来的,而且......”

  他的眼睛里有了兴趣。

  “你没发现么?”

  发现什么?

  “你的情绪爆发,很饱满。”

  “羞愧、怜悯、愤怒、悲伤......”

  悲伤?

  “不好意思,悲伤是她的。”

  你可真好意思。

  “而且,你还有不甘。”

  约翰放下梳子,翘起腿,手放在膝盖上。

  “你知道鄂阳城,为什么现在,花家都没能倒台?”

  终于到重点了。

  “是少了不甘?”刘文昊从他的话中,似乎找到了关键词。

  约翰摇摇头。

  “是因为乡那个混蛋,享清闲!”

  ......

  “他要动手,整个城都被掀飞了!”

  刘文昊的身体又升温了,热气散出,视角下,约翰越来越近。

  “好了好了。”约翰摆手认错。

  “重点,确实是不甘。”

  他站起来,看了眼窗外。

  似乎有鸟叫了。

  “但他们的不甘,被其他情绪压下去了。”

  “柳巷的人,因为生存的恐惧,放弃了亲人。齐家为了子嗣,逐渐丢了家业。百姓为了苟且,不去看往年城南的烟花。”

  你,都知道?

  云间透出了些光,洒在窗边。

  刘文昊看着这个男人,发现他的眼睛,虽深沉,却不浑浊,亲昵阳光。

  一只麻雀飞来,拍打着翅膀,与他对视了许久。

  “嗯。”

  “你兄弟的烟花,挺不错的。”

  这,你也知道?

  鸟飞走了,约翰转向他。

  “打扰我和鸟说话。”

  他一脸嫌弃。

  “城门口,你牵着个小女孩说傻话,我都没说你。”

  额。

  刘文昊咳嗽了两声。

  “那,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约翰看向门外,门把都被推坏了。

  “就是这样的记者,你们王朝也有,这就是我的关系网。”

  那,还真是渣男。

  不过转头一想,自己在城门口那天,怎么会被记者拍下来?

  约翰仰头,靠在墙上,叹了口气。

  “那天啊,我去了,刚好看见你俩在城里瞎跑。”

  刘文昊眼角有些抽。

  “那你也够可以,大半夜,看人跑步。”

  而没发现他也很正常,这个家伙神出鬼没的,谁能发现。

  门廊里,一阵脚步声接近。

  “气死我了,我订的房间,我走什么!”

  原来约翰来的时候,是安娜在柜台付的钱。

  安娜在门口停下,生气地看着约翰。

  “你还呆什么!”

  约翰摊手,看向刘文昊,语气还是无所谓。

  “人家的房间,人家说了算。”

  可刘文昊的眼里,也有些怒意。

  “这......”

  约翰看着二人,有些尴尬。

  门廊里,又一阵脚步。

  门口又一人匆忙赶到。

  “不好意思啊,师傅。师母我没追上。”

  “她哪是师母......而且,我什么时候收你为徒了?”

  约翰训斥着,小杰克低下了头。

  但他坐的床柜旁,刘文昊的眼神,依然鄙夷。

  “怎么,还不出去?”

  约翰没办法,起了身,但小杰克却气胀彭拜,壮硕的身体拦在门口。

  “不行,旅馆的钱,我付的,师傅不能走。”

  约翰夹在中间,居然也有些无所适从。

  “行,你过来。”他对安娜招手。

  安娜扭过头,没理他,但是约翰却消失了,出现在了她身后,然后转过她的身子,凝视着她。

  对视中,安娜的脸又红了。

  约翰的样子刻进了她眼里,他也说话了。

  “继续抽我,抽到解气为止。”

  “......”

  “......”

  “......”

  “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许久后,安娜的情绪似乎平缓下来了,回到了隔壁房间,小杰克也跟了过去。

  但是约翰的脸,却一点都不平。

  “这娘们,下手真狠......”约翰捂着肿起的脸。

  这句话,安娜没听懂,但刘文昊和小杰克却知道。

  王朝语。

  “你......”刘文昊刚想开口,却被约翰挥手打断了。

  一阵心声传来。

  “别用嘴说话,我们心里交流就行了。”

  “......你认错不就得了。”刘文昊回应道。

  “我很专一,心里有人了,是前世的。”

  前世?我也有个青梅竹马,两世以前的,本来好好的,被你的人,一枪带走......

  想着想着,热气又蒸腾了起来。

  “行行,我又错了。”约翰的样子越发可怜。

  “对了,你不问我怎么会王朝语的吗?”

  刘文昊看着他的可怜劲儿,也罢手了,回应了他。

  “你穿越后,是王朝人?”

  他摇头,脸又痛了下,不得又停了会儿。

  “......那个,虽然不是,但我去过不少次,所以会。”

  “而且,是我发现内阁二人,被花家暗算的。”

  刘文昊有些疑惑。

  “你发现的,为什么不帮一下忙?”

  约翰也是疼的没法,从怀里掏出一个绿色图腾,握碎了。

  绿光散落,他的伤好了。

  “我哪有那么多空,事情太多。”

  他掏出匕首,抚摸着上面的细微痕印。

  巫毒图腾?

  想到自己也换到一个,却没想到是这么用的。。

  “别打扰我,阴天再教你东西吧。”

  说着,约翰坐在柜子上,靠墙睡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