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选中的反抗者

花家的发难

  花府内。

  花凌轩听了管家的解释,长舒一口气。

  “齐家也想冒头?因为轻功赛,所以想在来人时,留些口碑?”

  管家头恨不得陷进了地板,汗流不止。

  “想翻身,那就付出代价。”

  说完,打翻茶杯,屋顶上,也有了动静。

  “大公子,饶了我吧......”

  屋外,跳下两个高大黑影,走入屋中。

  灯火映照下,大铠上的鳞甲散发着阴冷的淡光,是两个武士。

  他们抽出刀,寒芒映入眼中,手起刀落,血洒横飞,他们的眼中,只剩血光。

  花凌轩点了下头,他们拖尸而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

  “接下来,齐家也要见见红了。”

  次日,雁门客栈。

  刘文昊牵着小女孩,看到了大堂的三人。

  “哟,大伙儿。”

  徐魏三人先是微笑,接着,笑容都僵了。

  “这是?”

  “私生女?”

  “还是......”

  刘文昊带着小女孩坐下,倒起了茶水。

  “她俩不知道,你可不可能不知道。”刘文昊瞥了眼徐魏。

  “知道啥?”

  “表情在那,装不像,一看就是知道了的样子。”

  徐魏的笑也绷不住了,直接过去搂住他的脖子。

  “我就知道,你跟我一样,爱管闲事。”

  “滚一边去,人家孩子还在这呢。”

  刘文昊刚喝的茶水,又呛了出来。

  小女孩也急忙推开徐魏,站在刘文昊面前。

  “你们不是好人吗,对大哥哥做什么?”

  雪梅儿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

  “哈哈,他们俩兄弟打招呼的方式,就这样啊。”

  唐芷欣也过去,摸了摸她的头。

  “你叫什么啊?”

  她看着唐芷欣,似乎还不敢直接回答。

  过了会,她回头看向刘文昊。

  “我叫园胜男。”

  “胜男?”

  “基本上,王朝没人叫胜男啊。”

  “你爹给你起的?”

  小女孩仍看着刘文昊。

  三人也看向了他。

  “不是吧?”徐魏拍向刘文昊的肩,“想不到,你这一世,还有个私生女。”

  唐芷欣和雪梅儿也窃窃私语了起来。

  刘文昊看着骚乱四起,也有些受不了了。

  “够了!”

  “想想也不可能啊,我小县城,能混到这,还有个女儿,这么大?”他继续说。

  “......”

  小女孩也躲在了他的身后,楠楠说:“大哥哥,他们怎么了。”

  “......”

  一番解释后,事情也顺了。

  “你看见我们,不打招呼吗?”雪梅儿说。

  “胜男需要缓一下,暂时见不了你们。”

  徐魏也敲了敲下巴,还是有些疑问。

  “你打架,真有那个本事?”

  刘文昊也是没了好气。

  “昨晚上,我走后,你是不是还在那?”

  徐魏听着,一愣一愣的。

  “人家热情地要你洗脚,你不会,真就......”

  说着,刘文昊使了个眼色,故意让唐芷欣看到。

  “你说什么呢?”徐魏有些措手不及,但身后的纤手,已经到了耳边。

  “别,我当时饿。”徐魏被揪着,跟着唐芷欣离了位。

  “饿了,就洗脚,是吧。”

  刘文昊看着唐芷欣揪人离开,也算安稳了,吹了吹另外一个杯子,递给胜男。

  雪梅儿也坐了下来,准备问些话。

  门外却传来官兵的声音。

  “最近严查穿越者,实行宵禁。”

  接着,一排排阵仗在门外经过,脚步声持续了很久。

  “穿越者?”刘文昊放下了茶杯。

  “不,这应该是花家的手段,他可能要动人了。”

  “什么人?”

  “不知道,最近,还是多出去,走动走动吧。”

  两人带着胜男,一路跟到了城东最热闹的地方———戏园子。

  台上的武生耍着翻飞的花枪,台下人连连叫好。

  “赵元这身法,要是参加轻功赛,肯定第一。”

  “那可不,霸王枪可不是白叫的。”

  赵元一套,收了枪,眼神里的坚毅,如他刚强的动作一般。

  所有人都鼓了掌,刘文昊也叫了好。

  赵元看了眼刘文昊,随后也注视到了身旁的雪梅儿,点了下头。

  嗯?

  刘文昊看了下雪梅儿,再看向赵元,也并未发现他们的视线有所交集,也就没放在心上。

  “他人怎么样?”他问雪梅儿。

  “城里最刚正的人,身手也是头等。”

  刘文昊在台下,默默地等了一天。

  赵元终于从后台出来了,他也牵着胜男,上前去。

  “赵元兄弟,能拜托您个事吗?”

  “但说无妨。”

  “这是胜男。”他摸着胜男的头,“我最近,可能有其他的事要做,很危险,所以她能不能跟着你,钱我可以......”

  “不用了。”赵元竖起了手。

  这么快就拒绝了?

  “钱不用给,她就住这了。”

  刘文昊也没多言谢,还是把钱放在了桌上,随后抱住了胜男。

  “哥哥会常来的,而且一溜烟,就能到。”

  不舍后,刘文昊还是离开了。

  宵禁后,夜晚虽不眠,却安心,毕竟胜男有了安全的去处。

  第三日的大早。

  “外头又怎么了。”

  “好像齐家被包起来了。”

  “发生什么了?”

  “据说,他们私藏穿越者。”

  客栈里议论纷纷,刘文昊听到穿越者,不免也心生了好奇,也动了身。

  跟随着官兵们的脚步,他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来到了齐家的府邸,蹿身上了一旁的树上。

  府外,围了好几圈,带头的是花家的管家,但是个新面孔。

  他推开府门口的看守,朝齐家的管家猝了一口。

  “叫你家老爷来。”

  “来了,来了。”

  齐老爷迈出了门。

  “你家的穿越者,还留着几个吧。”

  “昨日,门客不都抓光了?”

  新管家哼了声,指着里面。

  “那书房里的两位,不是吗?”

  “那是我儿子!”

  “不,那就是门客。”

  “你,你们!”

  新管家也没管他怒目的样子,直接准备带队进去,刘文昊也趁机进去了,到了书房,见到了那两位公子。

  “外面花家又来了,快跟我来。”

  两位公子虽未阴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听到外面的动静大了起来后,也随他到后院,一阵帮抬后,翻墙离开了。

  府外。

  齐老爷拼了命地把住门,瞪着眼,底下的人也在全力帮护老爷。

  旁边的官兵看到新管家的嘴角上扬,也懂了他的意思,顺势把刀插进了齐老爷的胸口,齐老爷倚门倒下,看着匪兵冲进自己的大院,眼里不甘。

  “放心,就要他俩。”

  管家用安慰的口吻说道。

  齐老爷盯着这个为虎作伥的新管家,吐出俩个字,便没了气。

  “畜生!”

  不久,官兵冲进了这齐家大院,却并未见到俩个齐家公子。

  “这老东西,真狡猾。”

  管家也进来了,看着案上的笔墨未干,咂舌道:“看来,齐家,还有帮手。”

  “算了,今日也算是半废了齐家,还得知了些新的东西。”

  说完,管家携众官兵离开了。

  不久后,刘文昊回到了戏园子,带着身后两位公子。

  他看着赵元,有些欲言又止,又准备掏银票。

  赵元直接把他推开了。

  “人我收留了,钱就不留了。”

  一路被推出戏园子,他也不知说什么好。

  “赵元兄弟,你这样不求回报,挺让我难以理解的。”

  赵元看着他,笑了。

  “那你不求回报,不也难让人理解?”

  赵元回去了,但刘文昊却不能平静。

  我是这种人吗?

  不知不觉,他也发觉自己有了变化。。

  还是本来就有,只不过,一直压抑着?

  一番周折后,他也不愿多想,回了客栈,补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