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闪婚蜜爱:娇妻太撩人

第八十六章:委屈不?

  下楼来,秦舒和黎政宇已经在厨房说笑着了。

  时音有些尴尬,昨晚都没有和她们打招呼,虽然有一部分理由是她和黎奕修只是协议婚姻,但是仔细一想,就很容易让人感觉她不礼貌。

  “爸,妈,你们昨晚来我都睡下了,没有来问候你们,实在抱歉,在这边还住的习惯吗?”

  秦舒笑意融融,她来可是带着任务的,拉过时音去往后院花园,秋千椅上两人坐下。

  “月落啊,跟妈说说,是不是也觉得委屈?”

  时音疑惑,“委屈什么?”

  “昨天他们的订婚宴上,人家说要把戒指拿来给你做纪念礼物,你气冲冲的拒绝后下了台,我才想到,奕修那个家伙居然这么粗心大意,当初我们也是太高兴,搞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过没关系,我一定会让奕修好好补偿你。”

  时音苦笑,这不会是要让他给她送戒指吧?

  她就是一个猜想,早上吃了早饭,秦舒和黎政宇的拱火任务完成,便以各自还有事情要忙,走开了。

  时音还没得到霍寅昶那边的时间,也不敢贸然接其他工作,只好耗着,没事研究研究剧本。

  黎奕修倒是一直都待在家里,丝毫没有要去公司的自觉。

  时音在一边翻看着剧本,台词已经滚瓜烂熟,她还要假装记不住,实在难为。

  “今天不去公司?”

  “叔父刚订婚,还没有大动作,所以不想轻举妄动。”

  借口,全是借口。

  他是昨晚就被秦舒唠叨了一场,今天想着怎么拐弯抹角带时音出去买戒指。

  不过为什么他这么扭捏,一点也不像他之前的作风。

  要是被林泉知道,估计该被吐槽了。

  “哦,爷爷昨天没出席,往后叔父他们还是住在老宅的话,他会不会生闷气啊?还有温裳,最近都没有她的消息……”

  找个话题,不至于让两人的相处太尴尬。

  黎奕修关了电脑,“好奇的话,不如去看看?”

  “看爷爷还是叔母?”

  “都可以,不过去看之前,有个地方我得先带你去。”

  时音是猜到了要去的地方,不过没想到是这么明目张胆的人情况。

  秋日天凉了,他以西服展现凌厉,她以针织裙装尽显温柔。

  戴着口罩在柜台挑选着戒指的两人,被路过的男男女女看了不下十次。

  “好像是明星唉!”

  “现在哪个明星敢这么张扬,没有公开的爱豆还是会很低调的啦!”

  “我估计就是两个小网红,你看那个样子,挑挑拣拣半天,也没有定,估计就是摆拍的。”

  店内其他柜姐干脆就舆论起来了。

  时音看去黎奕修,眼神都带笑,“我好像听到她们说你是网红唉!”

  他想着戒指本来就是两人的事情,不必惊动其他人,自然没想过清场,或者表明身份什么的。

  所以才有了这一遭。

  “如果说我是网红,会与你更相配一些吗?”

  时音摇头,“现在这样正好。”

  不在同一个领域,而且他有他的魅力。

  “这个吧!我觉得挺适合的。”

  黎奕修看了一眼简单款式的戒指,“我以为你会拒绝,或者故意借口说不需要,没想到……”

  “所以是可以拒绝的吗?我以为……”

  “没机会了。”

  黎奕修已经敲定,准备去结账了,时音笑笑,又看了一眼柜台里其他的戒指,“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我可不想欠你太多。”

  看着黎奕修的背影,时音默然,她有预感,很多事情应该都快要得到答案了。

  却看着黎奕修朝她招手。

  她走过去,才听见收银员道:“我们的戒指是可以镌刻小字的,并且一生只能买一对,二位要定制镌刻吗?”

  “不用了。”

  时音先答道。

  黎奕修没说话。

  “别忘记我的身份,我这名字一出,谁不知道我结婚了?说好一年后……”

  黎奕修一把揽住她的腰,“谁说要写大众知道的那个名字了?”

  时音错愕,她占用了月落的身体,还不能写上她的人名字,实在觉得抱歉。

  可是黎奕修已经写下了“时音,奕修”几个字。

  “大概什么时候能拿?”

  “三天后。”

  付款后拉着时音就跑了出来。

  “现在想去哪儿?”

  黎奕修像是个大孩子,问的时音有点蒙圈。

  “去看叔母?”

  黎奕修张张口,只觉得这女人一点不懂得珍惜和他的二人时光。

  或许是昨晚同床而眠,让他心神荡漾了。

  时音只有在那一瞬间失神,醒来后便清醒了。

  虽然没到最后那一步,但是时音这样也算是提着裤子就不认人的地步了。

  黎奕修还沉浸其中。

  谁说男人不会恋爱脑呢,尤其这样自以为攻略成功了的傻小子。

  温语庭院外,下午五点就已经是人山人海。

  听说这都是一周前预定才能排上的。

  果然服务生一见到两人就先询问预定情况,听说没预订后,便礼貌致歉,又说明了如何预定等等。

  俩人才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来找温裳的,那人才有些慌神,“找我们小姐呀,她从黎家回来后,就一直在老屋待着,带着小馨不肯见大家,本来大家都很开心她回来的,可是老板他……”

  离婚这事儿搁在老一辈眼里,那就是不好的,哪怕在温爸看来他女儿嫁给了侵犯了她的人,并不见得幸福,可是到底觉得离婚了的女儿带着不好的预兆。

  本来是要走的,想着再找其他方法去温家老屋看看,结果两人刚转身,就听见瓷盘砸碎的声音。

  接着堂里的骂声也跟着吼起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