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闪婚蜜爱:娇妻太撩人

第六十七章:对她的怀疑

  沿着低矮的院墙走过小巷,进了破旧的农家村舍,看着烟囱冒着炊烟。

  微微驼背的女人缓步进了院子,咳嗽了两声,花白的头发被微风吹拂。

  “孙璇!”

  年长的妇女在外边喊了一声,屋里的人顿了一下,连忙跑出来。

  在围裙上摸干了手上的水,孙璇才喊了一声,“老师!”

  “人已经查过来了,重新换个样子,赶紧走,去千阳湖会合。”

  孙璇也想不到自己听从上头的安排,在荔城潜伏,这么些年都走的稳稳当当,竟然有一日会被黎奕修给识破,还一路追到这里。

  她有些自责,却只能听从了老师的安排。

  再出来,她已经成为时髦女郎,戴着墨镜骑着机车飞驰而去。

  老师则是继续在厨房忙活,手上的皱纹被水溅到,看着有些不自然,于是老师抚平了一下。

  院子外很快有人敲了门。

  文隽没想到这女人这么能逃,跑到了这么穷乡僻壤的地方。

  可到底还是被追到了,总算可以交差了。

  结果进门看到那年长的妇人,他心里多了警惕。

  “文助理,这人不会又是易容的吧!”

  “那就什么也别问,抓人。”

  文隽没多想,打算让大家抓住妇人,可是那妇人身手矫健,随手抄过一根木柴就和几个人打起来。

  到了最后,文隽也没有得到什么好,眼看着妇人要翻出围墙,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此时他看到她脸侧的皮肤有些开裂,隐约可见耳后有两颗并排的痣,下一刻就感觉人被猛地一推。

  他摔倒在地,院墙上的人影早已消失。

  而他手里,有一张皱纹皮肤,看的人发毛。

  回到了公司,皱纹皮肤被简单直接的放在了黎奕修的桌子上。

  好看的手指握着钢笔,挑起那皮肤,“所以还是跑了。”

  “是跑了,但是,那个人好像不是孙璇。”

  黎奕修挑眉,“易容了你还看得出来?”

  “因为第一次抓孙璇的时候,我没看到她耳后有痣,这次我看到了痣,还是两颗并排的。”

  黎奕修点头,看样子这是孙璇的上线?

  他心里猜测,又听着文隽道:“有个事情,我有点奇怪,那个易容的人,和月落小姐偶尔的招数有点像。”

  作为黎奕修的助理,无论是时音反手押着黎政绪,还是在剧组餐桌上以一敌十的视频,或者人在剧组展现的一些武打动作,他都有接触到。

  所以对于那个易容的妇人,他总感觉能看到一些熟悉的影子。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

  对于这个发现,黎奕修倒是联想到了向白依的视频,一个女艺人跟着一个男人,身手不凡且鬼鬼祟祟,会不会她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文隽咳嗽,摇摇头。

  他可不敢乱想。

  这个时间人肯定在拍戏,不可能出现在破烂小屋子,还跟他们周旋的。

  黎奕修扬扬手示意他出去,然后自己仔细的回忆着时音耳后的模样,却没有丝毫记忆。

  打开图片去搜索了一圈,也什么也没有发现。

  人们都只会在意正面看到的美好,怎么可能去注意耳后呢?

  被惦记着的时音,此时正坐在酒店沙发,撩拨了一下耳后的发,只见一片雪白。

  小乔拿着电脑过来,有些好奇她要干什么。

  U盘插入,提示音响起,她很快的打开了视频。

  终于能有个空闲的时间来好好了解向白依给的这个东西了。

  看到了视频中的自己,不对,应该是月落,时音也是有些疑惑。

  小乔端了一杯水过来给她,“月落姐,这是你拍的哪部剧啊?为什么你会跟着个男人,小偷似的?”

  时音摇头,“这不是电视剧,是现实中监控拍到的!”

  “啊?那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不知道,我没有印象。”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时音自然记不得。

  “不过,看着这个地方有点眼熟。”小乔看的认真。

  时音也跟着仔细辨别,跟着很远之后,镜头不能继续往前跟进,但是可以看到前边有一个类似学校的地方,侧面能看到挂着的牌子,可看不清上边的字。

  小乔猛地拍手,“月落姐,这不就是钱榆小学嘛!”

  钱榆小学?

  她重生后收到第一笔工资,小乔问她是否进行公益捐赠的那个小学?

  这月落还真是处处留着东西等着她去发现啊!

  “不是都已经拆了嘛,你这是什么时候去过的啊?”

  小乔还天真的问,时音继续摇头。

  “好吧,不过这是谁给你的呀?给你这个东西是什么意思啊?”

  小乔那意思大有“如果你被黑粉威胁了,你就大声说出来,我们帮你主持公道”的味道。

  时音淡漠,“朋友给的,没什么意思,你不用担心。”

  小乔撅嘴,但是看她好像很笃定不需要帮忙,也不敢继续问了。

  时音只在心中细想,等到这里拍完了,有必要去钱榆小学好好了解一下了。

  这剧对于时音而言,到底不是主角,所以没过两周,她的戏份就杀青了。

  苏妍因为舍不得她,跟她拍了个合照,一发出来,就被人迅速顶上热搜。

  霍寅昶因为向白依的事情弄得有些颓靡,本来看到自家艺人上了热搜开心着呢,一看竟然是因为和时音的cp感出圈,心里一阵钝痛。

  好家伙,他的人是跟她过不去了还是咋的。

  甚至两人的CP还引起了官配的不满,胡晓作为男主角,也忍不住在微博互动,说自己是被抛弃的人。

  一时间微博倒是欢乐无限。

  时音本想着赶紧回去休整一下,然后起身去钱榆一趟,结果人还在酒店收拾东西,文隽就已经出现了。

  倒是忘记黎家这个大麻烦,也是她要调查的主要对象了。

  东西全交由其他人拿着,她已经知道了约会地址,本以为直接过去就好,没想到一上车,就看到黎奕修已经等着了。

  夏天已经过去了,初秋的凉意让她不得不在碎花裙外添了一件薄针织开衫。

  为了不让人拍到,她又戴了一顶镂空针织低檐帽。

  素面朝天,长发披肩,把耳后的位置遮了个严实。

  他想要看看她的耳后。

  可完全没有机会。

  时音以前没觉得黎奕修的眼光有如此炽热,结果今天的他似乎要把她看穿。

  路况平稳,红灯闪烁,车辆停下,她终于转头看去他。

  他眼神丝毫不避讳,继续看着她。

  “我脸上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黎奕修摇头,终于收回了目光。

  大约好看的男人都比较怪吧!

  她心里这么想着,于是侧头准备闭目养神,因为对今天的黎奕修有些怀疑,所以他的一个小动作,都被她警惕着。

  黎奕修不死心的伸手出来,准备帮她整理耳边得头发,她手比眼快,握住他的手腕后才睁眼看向他。

  “黎奕修,有没有人告诉你,今天的你有点怪?”

  “怪?哪里怪?”

  文隽在前边的位置,倒是歪头过来,看着时音抓着黎奕修的手,那两只好看的手抓在一起,才是诡异又和谐,也确实有点怪,怪色气的。

  他有些忍不住,在前边偷拍了一张。

  两人没发觉,时音有些鄙夷这位帅气男人的自信,甩开他的手,“反正就是怪。”

  又是无言尴尬的时间,车辆再次起步,一直到了目的地才有所缓和。

  不过,黎奕修今天是铁心要确认这个事情了。

  到达餐厅,刚进了餐厅,时音就被猛地一揽,她杏眼瞪大看去他。

  却被他撩了一下左侧的头发,又听他在耳边道:“爸妈也来了,这几个月没见,他们很想你。”

  这话说的,好似他们真的是感情很好的夫妻一般。

  心里悸动一瞬,却微微感觉到黎奕修在不易察觉的摇头。

  然后她余光看到文隽在摆手。

  黎奕修看到文隽口型说“右边”,又看到时音似乎也要看去文隽的方向,立马掰过她的脸。

  时音被他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因为转头过去,就看着他俊美的脸在她眼中放大。

  他不会……是要……吻她吧……

  时音脑子闪过了一点奇怪想法,只呆愣了那么一秒,黎奕修的手已经摸去她右侧耳后。

  她想要挣扎,反而又被黎奕修给带进了他怀里一些。

  更要命的是,黎奕修撩拨了一下她右侧的发,她微微侧头了一下,嘴唇竟然触到了一些温度。

  是他的脖颈。

  她不小心吻到他的脖颈,而他毫无察觉。

  甚至她感觉到她的唇角往前再凑一下,便能吻到他的喉结。

  他似乎什么也没有感知到,而她在惊愕和害羞中,竟然感觉到他的手指正摩挲着她的耳垂。

  “咳咳!”

  黎政宇也没想到,一来就看到这两这么亲密的样子,忍不住咳嗽着提醒了一声。

  秦舒在一边撞了一下黎政宇的胳膊,还不满的啧了一声。

  时音后退一步,黎奕修却没事人一般,强势揽着她的腰,朝着秦舒和黎政宇点头示意。

  “爸妈你们来啦?”时音感觉腰上被轻轻掐了一下,才微笑着问候了一下父母。

  秦舒满意的点头,“你们小两口也有些日子没见了,我和你爸就先过去坐着了。”

  时音倒是想解释,黎奕修却没有放开她。

  文隽也在一边无精打采起来。

  正想要强行离开,黎奕修却凑到耳边来,“你有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或者很要好的朋友,她们和你一样喜欢武打戏?”

  问题问的莫名其妙。

  “我的社会人际关系,一目了然,资料你不是都查过?”

  时音没好气的说着。

  怎么感觉黎奕修像是在怀疑她?

  黎奕修看了一眼文隽,文隽不敢有动作。

  时音有些郁闷的逃脱了黎奕修的控制,去到了餐厅里边。

  其实如果按照黎奕修的猜测,月落这么简单的人际关系,最适合成为卧底,或续这些个人信息资料,也可以是组织伪造。

  但月落又可能属于什么组织呢?

  时音想不到,更无法了解月落跟踪向白昊的缘由。

  一顿饭吃的平静,好似没什么事情发生,可时音分明感觉暗地里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涌起。

  回去的时候,车开到了小区,从来不多问的黎奕修,竟然在她打开车门的一瞬间问道:“不打算邀请我去你的地方坐坐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