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闪婚蜜爱:娇妻太撩人

第八十二章:悸动与陷害

闪婚蜜爱:娇妻太撩人 麻雀锦 14448 2022-08-23 22:51

  向白昊如今在医院休养,很多事情不能经手,似乎他把这些告诉时音,让她来揪出那个人是最好的方法。

  这也是时音愿意相信向白昊的原因。

  黎奕修回来的时候,她刚把人物关系图完善。

  下楼就看到黎奕修去了厨房,一股贤夫良父的样子。

  等到完美摆盘的餐点上桌,时音都觉得这男人憋着坏。

  不是好奇她的秘密,就可能是要让她完成协议内容。

  还没动刀叉,她看到他举杯,就立马打住,“有事直说。”

  “你说,如果我公开我们的关系,会不会给你的粉丝制造出更大的威慑力?”

  向白昊的话他放在心上了。

  甚至真的想要保护她。

  时音却挑眉疑惑,“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黎奕修瞬间坐直,回想刚才的行为,活脱一只开屏孔雀。

  “咳咳,主要是我爸妈他们太着急,给我压力。”

  时音在与他相处过程中,说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那不可能。

  但她知道这些情感并不能为她找到叛徒提供帮助,她该清楚他是她傍身的工具人,而她也只是他的挡箭牌。

  何况她如今的情况,已经不适合牵扯他进入她的生活。

  “你确定他们给的压力是让你向大众宣布你的婚姻状况,而不是想早点抱孙子?”

  黎奕修心虚的摸着鼻尖。

  好歹前者更好实施,后者,他更希望两人都是心甘情愿。

  等等,他居然对她有期待,希望她真心爱他,从而心甘情愿?

  黎奕修觉得自己病了,心脏突突的,什么也不吃又上楼了。

  时音是理智的人,这个时候更不能让他跟她太多牵扯。

  自顾自吃完了饭,上楼洗完澡,真丝睡裙勾勒着曼妙身姿。

  她头发还湿着,一小撮粘在锁骨,湿发搭在胸前,透露着性感。

  手机有提示,她划拉一下,发现是黎政绪的监控视频提示。

  她戳开来看,听到黎政绪提及和某个人要订婚的消息,自然也提及了他和温裳离婚的事。

  他倒是着急,看样子订婚对象不简单。

  在时音看来,这不是出不出轨的问题,而是对方想要借助黎政绪达成在跨国集团扎根的目的。

  黎政绪又和夜国人走的近,推测这人就是夜国高位者。

  想起黎奕修之前提及他也要调查黎政绪相关的事情,思索了一下,她决定把这事儿告诉黎奕修。

  没多收拾,人就去敲了黎奕修的门。

  黎奕修刚接完电话,看着手机上的请柬,一时呆愣。

  听见敲门就顺势打开了,他刚从浴室出来,腰间挂着浴巾,上身露出健硕的身材,揉搓着头上的水渍,然后看到了脸颊微粉的时音。

  时音还和平时一样,没有因为衣着而不适。

  坐下后,她把视频递过来,顺势撩开了胸前那撮湿发。

  浸润的衣衫,显露出美好弧线,黎奕修喉结滚动。

  但眼神很快转移。

  看到也听到内容后没有丝毫惊讶,然后直接把自己手机上的请柬递给她看。

  时音看到了订婚人的名字:黎政绪,福一晴子。

  看着长相,倒是颇有华国的端庄,可惜名字一看就知道是夜国人。

  “原来已经知道了呀!”

  语气委屈,然后从他手里要抽走手机。

  黎奕修手却握的紧,站在沙发扶手旁,有些不稳的被她连带着拉扯过来。

  这突如其来的局势,时音也没想到。

  他倒是半路松手了,时音也一瞬间松手,可还是没能阻止他的倒下。

  手机掉落在地毯上,他一手撑在沙发边缘,一手撑着沙发椅背。

  将她围困在其中。

  那打湿的睡裙,晕开一摊水渍,隐约可见的雪白让人遐想连连。

  黎奕修别开脸,想要撑着起来,边上的手一滑,直接就要摔过去,时音眼疾手快握住他另一只手,却拉不住他,又同他一起滚落到地毯,甚至两人还对调了上下。

  柔软贴着他胸膛,她听到自己的心跳,也隐约听到他的心跳。

  太快了。

  男女之间的情感碰撞就是这样,有感觉的人光是眼神都好像能引起欲望,更遑论肢体接触。

  她忍了一下慢慢俯身起来。

  身下的人却沙着嗓子,“你这样,我很难受。”

  她也难受,快速翻身坐起,整理了一下,她拿着手机就出了门。

  分明两人什么也没做,可越是如此,偏让他意犹未尽。

  她的香味是催发爱情的药引?

  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顺过手机,发现自己解锁不开,才意识到手机不是自己的。

  想来刚才她也有慌乱。

  说明她不是真的对他没有感觉嘛!

  要强又嘴硬的女人。

  他撑着一只腿,看着手机屏幕上她的写真,明媚可人的形象,让人心生向往。

  到底是什么时候对她关注这么多的?

  仔细回想,他竟然没找到一个具体的时间节点。

  或许是她直播间怼人太干脆,或许是她打戏流畅,或许是她深藏不露。

  毕竟越神秘就越让人上瘾。

  “咚咚!”

  敲门声响起,门被打开,时音站在门口,晃了一下手里的手机,“不小心拿错了。”

  她没打算进来,而他也没打算起身。

  他见她没动作,于是干脆挑眉挥了一下手,“我脚麻了,你自己过来拿吧!”

  时音犹豫了一下,想着刚才不小心看到了文隽给他发的消息。

  说他今天去找向白昊,是不是吃醋了。

  折身回来的路上,又看到文隽八卦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月落。

  时音心有悸动,却努力隐藏。

  听他说脚麻了,也没思考真假,走到他身边蹲下,没拿手机,反倒是握住了他横在地毯上的脚的脚腕。

  “是刚才撞到了,还是压到了?是全部都感觉麻了,还是某一段?”

  纤细的手握着他脚腕,温热传来,让人心烦意乱。

  这个时候她还担心他的人脚麻。

  “你不觉得你过分了?”

  黎奕修怔怔看着她。

  时音眯眼,她为他好,怎么就过分了?

  手上稍稍用力,揉捏了一下他可能麻了的人地方,去被他突然捉住了手腕。

  “拿着手机赶紧出去吧,我怕你再继续下去,我会控制不住。”

  时音本来还想倔强的继续揉捏,被他一句控制不住给整不会了。

  “早点休息。”

  挣开他的手,她摸走自己的手机,再次离开。

  黎奕修看着自己的脚腕,低头轻笑了一声。

  夜晚似乎变得很难熬,那些曾经身边的队友,不断的重复着死亡过程,在她的梦里出现又消失。

  醒来的时候,她只觉得头昏脑胀。

  且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起床没看到黎奕修,只看到了便条,说留了早餐。

  随意吃完,她本来想要研究剧本的,甚至想自己联系孟宪,可是小乔没给机会,直接催促她往公司赶。

  一到公司,就看到楼下围着一群粉丝,举着孙语眯,金贤的牌子,倒是很热闹。

  时音本以为和她没关系,却看到大喊着跑过来另一群人,“月落月落,大红大火,春夏秋冬,活出自我。”

  这加油词听得她尴尬。

  不过有这么多粉丝出现,对她而言实在是太大的鼓励了。

  “月落,你别走太快,我们有东西想送给你。”

  时音驻步,折身走回那些粉丝身边,小乔没能拉住她,只好也跟着过去了。

  “我之前是向白依的粉丝,谢谢你对我们姐姐的帮助,这个是我亲手做的,最里边有对你的祝福,虽然不能拆,但一定是希望你好的。”

  绒花做的手机吊坠,花色艳丽明媚,像是她如今在世人眼里的模样。

  “月落姐姐我们都很喜欢你,这个是我爷爷题的字~”

  “这个是我画的漫画册,是我粉上你后遇到的很美好的事。”

  每一个都用心之极,时音不断的收获。

  小乔本来是过来拉她走的,有人认出她来,还没问情况,倒是被塞了一大摞信件。

  月落的粉丝为什么这么老套?

  居然还写情书给她。

  好不容易带着时音上了保姆车,小乔一脸无奈,把信件递给她,在一边细数着今日的服装,终于得空来解释了。

  “临时工作安排,我也是听上头的话,本来之前齐姐准备安排你和孙语眯合体一次,说是简单直播的,但是一直搁置着计划,也不知道今天齐姐怎么了,突然就定了时间。”

  “这么赶时间,也没做商量就安排了工作,这不像是齐晓的作风吧?”时音将手机挂坠系上,又小心的拆开一封信来看,不忘顺带回复小乔。

  小乔无奈,“更离谱的是,这次直播我们是去孙语眯家里播。”

  时音看到了粉丝前两句对她的表白,正眯着眼笑,听到小乔这句,立马正色,“先确定好,这是沟通好了的吧?别到时候去了,人在家还没睡醒,这不是扰人清梦嘛?”

  小乔瘪嘴,“月落姐,要是你拍个vlog,说不定这种你去人家家里被拒绝,或者人家被突袭后与你撕逼的戏码,大家还看的更兴奋呢!”

  不过是为了自己八卦的私欲,就让牺牲别人的隐私空间,还是有点不道德吧!

  “不过放心吧,沟通好了的,我刚才还跟孙姐的助理联系过,问题不大,不过这次你们一起合体直播,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比较是必不可少的。

  尖锐问题肯定也是会出现的。

  就看她如何化解了。

  刚按响门铃,门就打开了,孙语眯上下打量着时音,最后抄手冷眼道:“知道现在的时间吗?你迟到了这么久,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那气势就是要吃人,时音本来想无视,结果孙语眯却突然态度180度转弯,“听说你要来,我专门早起来熬粥唉,等到黄花菜都快要凉了,快进来,欢迎月落到我家做客!”

  时音的眼神转悠了一圈,就看到孙语眯身边的工作者,时不时举一下手机。

  这怕是老早就想好了演戏路线吧!

  孙语眯的演技大家有目共睹。

  照大众的说法,吊打十个月落。

  不过今天孙语眯这鸿门宴,是不是太夸张做作了?

  小乔都忍不住扯扯嘴角。

  时音跟着到了餐厅,还真有清粥小菜一桌。

  “先吃点东西吧,直播时间十一点,我和团队商量,到时候宣传一下我们之前的剧,顺带cue一下代言,不过你之前黑料太多,资源也不太好,恐怕占用的时间不太多,直播的时候你就只能看着我和大家聊了哟,哎呀,我这人心直口快的,没有别的意思哈!”

  时音微笑,“我来之前吃过了,辛苦孙姐了。”

  后边的话全部都不回击,可偏偏她就这么一句,语气浅淡的像是在感谢厨房保姆。

  孙语眯扯唇,这女人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呀。

  直播对细节,时音就是个陪衬,她也不稀罕在这里做主场。

  不过就是所谓的份内工作,在外人看来,相互蹭热度的事情而已。

  原本小乔准备的服装,都被她直接省了,小乔觉得这样比不过孙语眯,心里可气了,时音却是一笑。

  “这可是孙语眯家,我要是换装被拍到,岂不是更严重?那种热搜别到时候还需要黎奕修来帮忙压下去,更麻烦。”

  小乔这才感觉自己太脑热。

  委屈的和她道歉。

  时音摆摆手,随意的人穿着自己的运动衫,低扎了马尾,随手素颜妆一下,便到了孙语眯准备直播的房间来。

  孙语眯正不耐烦的看着化妆师,“你这个高光是不是有点太怪了?还有你能不能把我的苹果肌显现出来,还有……”

  看着时音过来了,她闭了嘴,又看到时音一身装扮,顿时皱眉,“你就穿着这样来跟我直播?”

  时音嗯哼了一声,低头搜索着刚才粉丝给的绒花挂坠,然后随口回了一句,“我这样才好衬托你孙姐你的魅力啊?”

  孙语眯无语,老娘的美需要你来衬托?

  “别画了,我天生丽质,这些都不需要。”

  化妆师嘴角抽搐,被迫退了出去。

  “开播开播。”

  孙语眯一句话,自然整个团队都紧张起来。

  团队刚来的实习生,是个追星大户,又是某个小导演的女儿,她对孙语眯十分好感,于是拜托了大家,终于获得了为她们开关直播的简单工作。

  帮她们调节好直播间的模式,她朝着孙语眯道,“直接点一下开播就好。”

  孙语眯“嗯”了一声。

  她心里只觉得这高贵冷艳的女人太钓系了。

  身边却有另一道声音响起,“谢谢,麻烦你了。”

  她转头看去,时音正好对她笑了一下。

  妈呀,明眸皓齿,笑得灿烂明艳,让她心肝一颤。

  娱乐圈的女人各个让人心生向往。

  她有些呆愣的摇头,“不用谢。”

  旁边有人喊她,她才回神。

  “再继续待着,就要入镜了,咋的,你也想火呀?”

  团队有人取笑她,她却还有些失神。

  直播已经开始,时音和孙语眯同框,一个运动系装扮,一个性感装扮。

  孙语眯一条深绿色真丝吊带裙,皮肤雪白,棕褐色卷发盼起,自带贵气。

  一群网友看着只觉得两人看似同框,中间却像是有一张隔板。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直播间,我回国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直播过,没想到第一次直播竟然是和月落一起。”

  这话说的,好像月落是被迫塞到她这儿的。

  时音笑,“能和孙姐合作直播是我的荣幸,今天孙姐是主角,大家可以踊跃提问。”

  话题转移后,时音干脆不理会孙语眯,认真的读起网友的问题来。

  孙语眯冷笑一声,微微白眼后也不好继续为难,在镜头前笑得脸僵,仔细的回答起那些问题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一看就知道你没怎么关注我哟,我下飞机可是有很多人来接机的……”

  “什么时候结婚?得有对象才能结婚呀,是不是我太优秀,所以没人配得上我?哈哈哈真会说话,但也有可能哦~”

  时音在一旁摸鱼,神情游离,想着就这样安静的播一会儿,然后快速下播,回家看剧本也挺好,结果突然一个连麦弹出来。

  她顿了一下孙语眯却一脸感兴趣,“这是什么?”然后按下了接听。

  画面分割来,对面戴着鸭舌帽,露出半张精致小脸的陶夭勾唇一笑。

  直播间沸腾了。

  “双厨狂喜,梦幻联动唉~”

  “妈呀,没想到在这儿见到本命,陶陶,妈妈就爬墙一会会,一会儿就回去哈。”

  “完了,本命来捉人了。”

  孙语眯跟不上那些人的思维,干脆就不说话。

  时音微微歪头,“孙姐,这是陶夭,偶像歌手,算是……”

  “顶流嘛,我知道。”孙语眯一副淡定模样,就差拿出来指甲刀磨指甲了。

  “月落姐姐,这位是?”

  “哦,大前辈孙语眯,孙姐以演技出名,和你不是一个圈子,你这个时候怎么上播了?”

  陶夭无奈,本来这会儿要录之前的那个恋综观察节目的,结果就看到苏妍在看时音的直播。

  然后又看到了孙语眯那刁难的样子,苏妍更是说明了孙语眯以前的霸道行为,顿时心里火气一升,头脑一热就开播了。

  本来以为连不上麦的,没想到居然连上了。

  他憨憨一笑,“我马上要录节目了嘛,本来是打算看视频放松一下,结果看到你在直播,就想着来问候一下你,哎呀光顾着和你说,都还没有问候大前辈呢,不过我该怎么叫啊?孙阿姨吗?”

  时音张口,本来想说,叫前辈或者老师都行的,没想到这小子故意调皮。

  一时间直播间评论不断刷新。

  孙语眯的脸色很不好看,但还是努力在忍。

  稳定了一下情绪,她看去时音,“我这个年纪,被人叫阿姨正常,你这么喜欢叫,我也不介意收个侄子,不过月落很让我佩服啊,不管老少的男人好像都能掌握的很好啊!”

  掌握这次用的实在精髓。

  谁要是没听出讽刺意味,那都是傻子。

  时音笑,觉得陶夭幼稚就算了,孙语眯怎么也这么优质,居然这么容易被小孩子的话牵着走。

  陶夭果然不服,继续道:“月落姐姐靠的是她的人格魅力,所以就算孙阿姨打扮的再花枝招展好像也没用呢!”

  “穿什么是我的自由,轮不到你个小屁孩来评价。”

  陶夭握拳,“那说什么是我的自由,你也管不着呀,何况不是你先议论评价月落姐姐的吗?我向你学习,你怎么还双标呢?”

  气死了气死了。

  孙语眯没画好的苹果肌都不对称了。

  网友评论还只当是看乐子。

  “啪”一声,孙语眯拍着桌子起身来,“不播了,我的主场被某些人搅的天翻地覆,应该很满意吧?”

  忿忿的瞪着时音,哒哒哒的高跟鞋声渐远。

  “你呀……”时音想要跟说说陶夭,又觉得无从说起。

  那头有人喊了陶夭,该去拍摄了,他才急匆匆道:“抱歉月落姐姐,我就是觉得那位阿姨说话夹枪带棒的,让人不太舒服,所以想来问候一下她,没想到会让你这么为难,但现在我要去录节目了,下次见。”

  对面匆匆下线,留下一个烂摊子。

  时音扶额,“大家实在抱歉啊,真的很不好意思,本来今天是要宣传孙姐之前的剧和代言的,大家多多支持吧,再次抱歉,下次再见。”

  熟练的关闭了直播,想着要不要继续假装来维系一下和孙语眯的表面关系,人便先出去了。

  一出来,就见小乔一脸担心的看着她,“你说陶陶这次这么刚,会不会受到处罚啊,那些黑粉会不会又去伤害他啊?他明明还是个孩子,居然这么有勇气做了我想做的事情,我真的太爱他了……”

  真是亲助理啊!

  时音咬牙微笑。

  直播的房间里,实习生点开了直播数据,准备播报,结果记录完后,退出的时候看到了桌上一截绒花坠子,想起来好像是月落的顺过坠子的时候,鼠标不小心又点到了开播,她恍惚了一眼,以为还处于未播状态,就直接最小化,露回到电脑桌面后,就出去了。

  “虽然时间短,但是有陶夭来连麦,这热度是真高啊!”

  “这小孩子年纪小,血气方刚的,孙姐说话的确有点内涵了,不过被这么怼也是头一回。”

  “老大之前怎么说的?黑红也是红,孙姐从国外回来正是转型的时候,有人帮着带热度,不是坏事。”

  “我看孙姐是气坏了,你有本事拿这些话去说给她听呀!”

  团队的大家忙着看数据加八卦议论去了,都没再打开直播间看看现在还处于开播状态。

  实习生拿着坠子追出来,时音正好发现手机上的东西没了,折身过来和实习生撞了个满怀,好在时音身手迅捷,一把揽住了实习生的腰,才避免她摔倒。

  实习生呆愣,“谢谢,这个……”

  看到坠子,时音也是一阵惊喜,“谢谢你呀,不过,这下边还有一节穗子你有看到吗?”

  实习生摇头,“直播电脑桌上我就看到了这个。”

  “哦,那我回去再找找。”

  和不喜欢的人维系关系,可没有找坠子重要。

  实习生想要跟去,却被团队人叫住了,只好作罢。

  孙语眯这边也是被助理拉住了。

  “姐啊,这些年你打拼的努力,稳坐一姐位置,那个月落人家年轻不懂事,你也跟着不懂事了?看看热搜,今天榜上可好几个都是你的名字呢!咱们回来不就是稳固地位的吗?你就这么走了,怎么让人信服?而且,咱们和她拼演技呀,这些都是小事啦~”

  好像有点道理。

  苦口婆心的劝解,孙语眯算是稳定了。

  “回去,继续播。”

  助理很满意,没有继续跟着孙语眯,而且准备和团队商量一下怎么和大家解释刚才的情况。

  紧急公关,可考验功底了。

  孙语眯一回来,就看到时音正在桌上找东西。

  虽然劝说成功,可心里的气还是难以发泄。

  这感觉让她不爽。

  “我以为你都走了呢,找人来和我对峙一番,借着个小朋友来打击我,自己却功成身退,你到底用了什么招数去勾引那些人的?”

  时音迷惑。

  这都是什么思想?

  “孙姐,你是大前辈,这圈子的规则你比我懂,我们本来也不熟,一起直播是公司的意思,我只是来完成工作,如果不是你说话内涵太多,我的朋友应该也不至于来反击,还有,虽然这圈子乱,但总归是有赤诚的人留下来,没必要把谁都说的那么肮脏。”

  直播间里已经一锅粥了。

  先是各种截图时音奇怪角度的图片,她找东西也不知道摄像头拍的她是什么样。

  接着又是孙语眯的再次出现,那跋扈的模样。

  外边的团队还在想对策,就有人刷到了爆掉的直播热搜,正惊异刚才的直播这么大威力,结果点进去一看,脸都吓白了。

  “她们已经在直播了,而且好像都不知道还开着直播呢!”

  实习生一脸懵,“可是我刚才已经关了呀?”

  “刚才不是月落先进去了吗?会不会是她开了直播,咱姐又进去了,但她好像不知道开播着,而且她情绪好像不太对!”

  小乔也是着急,跑去直播的房间,推门竟然没推动。

  为了更好的直播环境,打光设置好后,团队就在外边做数据,不过不会关死门。

  孙语眯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她刚才看到时音一个人在这里的时候,就下了狠心,上了锁。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而且这还是我家,外边大部分都是我的人,你说如果我在这里把你伤了,你能怎么样呢?”

  直播间一群人吃瓜,有说孙语眯恶毒的,有说这是演戏的,反正热度高涨。

  团队在外边一头雾水又焦头烂额。

  小乔叫人开门,结果这孙语眯家,他们因为没有多余钥匙,没办法只好叫开锁的人。

  小乔也看着直播,“你们最好快点,别到时我还得叫救护车和110。”

  一群人杵着,心虚的很。

  时音不慌,倒是瞟到了桌下角落里的穗子,直接无视孙语眯,低下头去捡了穗子,再起来的时候,孙语眯手里拿着根光剑变身的灯管。

  “所以,你是要来真的啊?”

  孙语眯国内外也拍过武侠枪战,身手也不错,但是时音毕竟身经百战,她倒是不怕,只是觉得孙语眯这要和她同归于尽的心态实在离谱。

  孙语眯唇角勾动,对着时音的灯管慢慢举起,“你觉得我会那么傻吗?这个圈子的人只相信看到的表象。”

  “嘭”一声,孙语眯握着灯管朝她自己头上猛砸了下去。

  给时音直接整懵了。

  整个直播间也是突然弹幕停滞。

  外边的团队也是一脸惊讶。

  灯管碎裂,孙语眯额角渗血,她把手中半截灯管往蒙圈的时音手里一塞,然后装作害怕的跑去了门口,“打人了,打人了,月落,你这个疯子,等着我的律师函吧!”

  门被打开,一众人以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孙语眯,可她毫无察觉,拉着助理喊着,“快带我去医院,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快呀……”

  玩尬的是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