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闪婚蜜爱:娇妻太撩人

第十五章:加的是助理?

  不过还没等金贤真正碰到时音的头发,时音就先一步关闭了直播间,然后反手就将金贤扣押在门上了。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时音注意到了门上窗口的眼神,便立马收回了手,“不好意思,最近我有些武戏的练习,一不小心就施展出来了。”

  黎奕修长得好看,这种瞎编的理由也挺好用的嘛!

  金贤只觉得自己的生命都有受到了威胁,赶紧出门去了。

  “我今天不舒服,不播了!”

  他被压在门板上的时候,才仔细女人不仅美,还飒的让他惊心动魄,随便觑他一眼,都让他不得不服。

  时音出来后,摊手道:“是他说不播的,我可没有不配合!”

  说他们没有听到金贤撞到门上的声音,那是假的。

  小乔看着金贤垂头丧气跑开,更是脑补出时音在里边把人打骂了一顿的场景。

  立马过来拉着时音的手道仔细的观察起来。

  “干嘛?”时音抽回手。

  “月落姐,刚才有没有伤到手啊?”

  时音一脸疑问,“直播而已,为什么会伤到手,今天还有什么工作安排,没有的话,我要去看剧本了。”

  李导给的剧本。

  小乔立马点头,“那我们赶紧回去吧!不在公司呆了。”

  让那个狗屁金贤自个儿玩儿去吧!

  ——

  所谓的突击检查,不过时黎奕修的借口。

  毕竟集团这么大,摸鱼的小职员不负责重要环节,不必要苛责,负责重要环节的人有着竞争压力,必须兢兢业业。

  所以他回到公司,签了几份文件,找了几个老员工谈了谈话,人便闲下来了。

  只要黎政绪不搞事,一切按照他的计划来,很多事情都不会太繁杂,他也不必要那么忙碌。

  不过他从甜品店回来,脸色就一直不好看。

  文隽觉得是林医生那通电话导致的。

  毕竟老大那么笃定的说着他和月落小姐绝对不可能这样的话,让人听着有些挫败。

  他放好咖啡,一边整理周围文件,一边道:”老大,你和月落小姐说起来是交易,可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你选的全是你投资的地方,何况,在我看来,月落小姐对你也不一定没有意思……”

  黎奕修是了解到那位拥有超忆能力的人提出的条件,找到他失散的亲人,他便为集团效力,不将那些国内机密带出去。

  尽管作为国人,他本就应该为国效力,可惜他很小就被人拐送去夜国,又是被夜国人养大,有些感情很难界定。

  黎奕修苦恼的是这,突然听到文隽提及月落,不由得挑眉,“她对我?”

  文隽终于还是把送衣服时,看到包包里东西的尴尬事情讲了出来,甚至还添油加醋道,“她要是对你没意思,根本不可能带那种东西,说不定约会都很敷衍,可是你说吃饱了要走,她都没有反驳,跟着你去甜品店,明明不能吃,也没有提出来,可见在她心里,你的分量很重。”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哈!

  黎奕修觉得从第一次遇见这个女人开始,就有很多事情不太对劲。

  或许她早就有了预谋,从她在医院假怀孕流产威胁林泉开始,就是有意接近他的?

  黎奕修猜测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她喜欢上的,手机提示音响动了一下。

  他随意抬手划开,林泉发了个链接,然后又打了一串字,“我相信她也只是交易了。”

  点开一看,正是刚才直播间那短暂的一分钟视频。

  从两人开播打招呼,到最后金贤抬手给她摘东西的画面定格,全程弹幕似乎在告诉他,这女人看上了很多个男人,而他只是其中的一个。

  他眯着眼看去文隽,“这样的她,对我还是有意思吗?”

  文隽做了嘴上拉链的动作,然后摇摇头,自闭的走开了。

  黎奕修又看了一遍视频,冷哼了一声,“真怀疑你的眼光,不能做到一直平稳,也不可能下滑到这个地步吧!”

  这样的情况他随便以协议内容为由,就可以说说她了。

  于是刚才出去的文隽又被喊了回来,让他找齐晓要联系方式去了。

  比起黎奕修,那金贤确实有些不入眼了。

  时音是没想到,自己横眉冷对金贤,竟然会被那些所谓的眼尖网友看成是含情脉脉的对视。

  这种炒作大概率没什么必要澄清,所以公司一个屁都没放。

  时音只是随意的看了一下那些无聊的猜测,很快就把手机扔去一边看起了剧本。

  剧本不厚,属于她的部分更少,但是她学习着该做标记的做了标记,认真的思索了角色的处境,设想了她没有写出来的那些经历。

  晚跑的时候,听到了齐晓的微信语音,“我把你的微信,推给了黎总助理,你待会儿记得通过一下。”

  时音放慢了脚步,翻了一下,果然看到了一个新的验证消息。

  “A-li.”

  没有验证说明,倒是很直接看到了昵称,头像是一片黑。

  时音迟疑了一下,这个风格,不会是黎奕修特意让文隽弄出来的吧?

  她点了通过,就看着深沉的黑色头像在一众头像中凸显出来。

  做助理也是不容易,连头像和名字都要被规定。

  那个li.一看就是助理的意思,那个A明显是为了更方便让人找到。

  那头黎奕修看到通过了验证,摩挲了一下下巴,想着该如何说话。

  时音倒是先发了一段文字来,“正好,你帮我跟黎总说一下那个盒子的事情,那只是我不小心把口香糖和它弄混了买下来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有趣。

  黎奕修看着那一串文字,不由得勾唇一笑。

  明明看到他那么明显的名字,居然还要用这种“你帮我告诉黎总”这种话来刺激他。

  是为了避嫌?

  按照她这个节奏,这个协议怕是用不到一年,就可以早点结束了。

  黎奕修倚靠着椅背,拿起手机按住语音说话:“你的解释我收到了,虽然我们只是存在协议关系,甚至没有明令规定你在协议期间,不能和别的男人出现绯闻,但是我提醒你一句,我和我的家人都是可以看到新闻的。”

  时音本来已经开始往回走,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声音,也忍不住浑身抖了一下。

  这个老板真是邪门,居然直接拿着助理的手机发消息搞恶作剧。

  无聊。

  时音没理会他先回了家,将关于黎政绪的相关信息添了几笔,便早早休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