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闪婚蜜爱:娇妻太撩人

第十章:真有这么好的事儿?

  “公司有很多衣服是可以租借的,而且很多大牌,如果你实在要买,那……”

  报销时不可能报销的。

  除非费德乐脑子进水了。

  时音依旧没有动向白依给的那一笔钱,预支了一些,去商场拿到了一件勉强能看上的衣服。

  为了接近黎奕修,她付出了太多。

  带着西服,眼看着过了大桥就离医院不远了,却碰上了堵车。

  “听说是对面的公交车失去了控制,直接冲过了中间护栏,把这边的小车给撞了个稀碎。”

  “那小车里的人估计没得活了……”

  “哎……这年头真是糟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通哟!”

  有交警来疏散,可是一时半会儿应该很难都撤出去。

  “走路吧!正好可以看看车祸现场。”

  虽然这里很太平,可还是有很多意外频繁发生。

  “万一有人认出你……”

  “那就小心点,别被认出来就是了。”

  说着,时音已经下了车。

  路过车祸现场的时候,只看到现场凌乱,警察和公交车司机交涉,可是只是远远看一眼,那公交车司机时不时摸着鼻头的东西,都说明了他在说谎。

  “月落姐,你刚才不是很着急去医院嘛?咱们赶紧走吧!这里的事情有人处理。”

  时音回神,快步离开了车祸现场。

  ——

  病房外,黎奕修看去文隽,有些怀疑的问道:“车祸?”

  文隽点头,“就在前边的大桥上,那位演员没办法到场了。”

  黎奕修咬牙,刚才已经和黎朗交流了一下,可是这人老了就是固执。

  黎朗其实也只是想要自己的大孙子早些有个人做伴,他也好安心将公司交由他打理,可偏偏黎奕修像是个没有感情人的机器人,一年到头除开工作还是工作。

  向家也算是一座山,两座山合并更是无敌,偏偏他没有任何心思。

  黎朗也是气的不行。

  刚才都直接和黎奕修玩笑了,“只要你今天带个女人来,不是这医院的医生护士,哪怕她是离婚带俩娃我都能接受。”

  黎奕修在门外冷着一张脸,猜想着车祸的蹊跷。

  时音到达林泉的办公室,正看到他急匆匆的要出去。

  “你来啦,我有个临时手术要去做,修哥就在对面楼上,我让人带你去。”

  说完人已经跑开了,没一会儿一个小护士过来,有些羞涩的给时音带着路。

  时音刚出了电梯,黎奕修正好又重新推门进去了。

  “想好了?你不带个女朋友来,那就说不过去,哎……可惜了……”

  黎朗像是故意激怒他般的说着,头发虽然花白,但是眼神还算有神。

  “爷爷,父亲不接管公司,很大原因就是当初他在任时候和夜国合作出现了很多问题,他是理想主义者,没有野心,和叔父不是一类人,我可以理解叔父拓展开发的想法,但同样不希望国内独有的资源和技术被夜国瓜分和窃取。”

  黎朗很喜欢黎奕修,不然也不会放任他父亲的离任,让他来接下重担,可是他是一头桀骜难驯的野兽,用完温和办法,就会另寻其他打击痛处的手段。

  可以让人信服,也可以让人畏惧。

  两人对视着,有些剑拔弩张的意思。

  时音推门而入的瞬间,两人眼神顿收,又在看到她后多了一些惊讶。

  “我是不是进来的不是时候?”

  门口这小助理什么也没给她说,就直接开门让她进来了。

  她看到床上躺着的老人,结合方才两人对视的快要激出火花的样子,一时间不太确定他们的关系。

  什么叫天赐的缘分?

  黎奕修觉得这就是。

  没给时音反应的机会,他已经装上笑容,拉过了她的手腕,“爷爷,这是我女朋友。”

  时音愣了一下,歪头看去黎奕修。

  你确定?

  黎奕修接收了她的眼神,立马咬牙凑去她耳边道:“作为女明星,你作假怀孕骗男人的事情我可是很清楚的,你要是不想被曝光,就把这场戏演完。”

  时音继续眼神惊讶。

  她这是不想答应的样子吗?

  她只是感叹,什么叫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这不就是现成的吗?

  早知道他这么容易接近,还买什么西服套近乎啊!

  “不可能。”

  这两人倒是靠近小声密谋,黎朗却是眼尖,一眼看出破绽。

  时音干笑一声,作为时不时去夜国潜伏的人,她的演技可是炉火纯青的。

  覆上黎奕修握住她手腕的手,顺势就攀上他的胳膊,然后露出了一个清纯不做作的笑容。

  “爷爷,我们真的有在交往,只是我是艺人,怕你不同意所以没敢告诉你,这不听说你生病了,阿修才让我赶紧过来,给你个惊喜,不过路上堵车了,所以来晚了,你别生气啊……”

  这演技的确值得肯定。

  黎奕修看着那女人口条清楚,眼神真诚,想起看到之前她在一些剧集里的表现,实在不像一个人。

  正疑惑这女人的真假面,手机提示音响起,他看了一眼,是叔父那边的暗线发来的图片,今天黎政绪和夜国某高层人员一起用餐了。

  他眉头一皱,“爷爷,你不可以赖账啊,现在我把女朋友带来了,你是不是应该兑现承诺?”

  黎朗不开心,“我是说你带个女人回来就能给你权利的吗?我明明说的是你组建了家庭,再来说这个事情,除非你……”

  “我现在就去拿我们的结婚证。”

  这话一出,黎朗眼神闪过一丝惊愕,时音更是凌乱。

  这怎么拿,凭空变出来?

  “别不是要马上去领证吧?”黎朗一语道破。

  “怎么,如果这样你难道就不承认了?”黎奕修恢复了平常的冷漠,好像有些生气,但是更能显现出他的认真。

  黎朗轻笑,“承认倒是承认,不过,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冲动。”

  “爷爷,你错了。”

  时音被拉着出了病房,然后就看到黎奕修去到一边拨了电话。

  文隽提着时音给的西服看着两人,一个西装革履,一个卫衣休闲,看似毫无映衬,却生出莫名的配对感。

  民政局都给你搬来了。

  拍照的人觉得时音的衣服不太正式,于是那件本来要送人的西服,竟然成为了她结婚证的正装。

  两个穿着西服一起拍结婚照的新人,表示很

  ice。

  她的身份信息自然早就已经被黎奕修掌握,而她愿意配合,也只是因为他着急结婚,自然有求于她,而她刚好需要接近他的叔父。

  所以看似她傻乎乎被动的接受了一切,但其实大部分的事情还是在她的掌握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