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闪婚蜜爱:娇妻太撩人

第九十八章:低头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简单的卧榻说明了边境驻防的条件艰苦,时音洗漱后直接和衣而眠,这样的环境里没人会想着做些儿女情长的事情,黎奕修的神色也很凝重。

  “福一晴子似乎也有动作了。”

  时音闭着眼,摸索了一下怀里的东西,才回道:“黎奕修,我们去深涯有被夜国边防发现的可能,我们也许还没找到尸骨,自己就先一命呜呼了,我的任务是传达名单揪出叛徒,就算牺牲也是完成了任务的,可你还有黎家还有公司,真要跟我去冒险?”

  “你要是不说,我都以为我们这趟顺风顺水能马上解决完事情然后回去了呢,放心,我一向运气不错,还不会那么快一命呜呼,你更不一样,还能借尸还魂,更不必害怕。”

  时音无语轻笑,栓Q,有被安慰到呢!

  张老头的动作不慢,对南星的搜寻抓捕当晚就开始了,昭阳将向白昊带回来后,连夜治疗,甚至等着他稍有神智,就开始审讯。

  总之忙碌是他们的,时音和黎奕修偷得清闲。

  偏偏二日一早,是个大晴天,雪色绵绵铺在边防护卫站,时音按着以往部队的时间,起床晨练打早饭,昭阳看到她背影掠过时都有些惊讶。

  昨晚她对那些新兵的操练自然传开了,这人分明背景清楚,可为什么偏偏让她有点看不懂呢?

  昭阳吃了饭,刚要去看看向白昊那边有没有新情况,就接到通知,让人送时音他们到深涯附近。

  她没能在上级那里搞清楚情况,之后在送时音他们的时候,顺带问起。

  可惜今天的时音和黎奕修像是两块木头,半天不给她一句话。

  “所以到深涯干什么啊?这里离边防线很近,稍微逾越就可能触犯警报,到时候边境冲突可不是儿戏。”

  “送我们到附近就可以了,我们会注意边防线警示,不越过边境。”时音不答,只说自己的要求。

  “你说你一个女明星,就算是内部人,还揪出来叛徒,那该奖励就奖励,该提拔就提拔,跑这里来搅和个啥?”

  时音对昭阳了解,要是知道是去搜寻时音的尸骨,她肯定要跟着,为了少一个人涉险,她决定隐瞒。

  只是黎奕修这次这么坚决,这次若是能活着回去,想来她真要给他个名分了。

  到最后昭阳也没有得到个答应,只有时音慈爱却莫名让她熟悉的笑。

  到了地点,终究还是要放下他们,他们甚至没有带任何人,这是她离开前又去和张老头谈好的。

  在让昭阳带她们来之前,时音吃好了就去找了张老头,交给了她怀里的那封信,那是她用原本时音的字体写的。

  诉说了时音的愿景,也说明了叛徒的狡猾,以及她想要魂归故里的心愿。

  至于为什么信在她这里,时音有的是理由绕开解释。

  想来张老头之前对她还算信任,所以终究是答应了。

  看着车轮碾过雪地,慢慢的消失踪影,时音和黎奕修终于朝深涯深处走去。

  从深涯半腰往下走,越往下越能看着上方两侧悬崖剪出的一条狭小天空。

  深涯底部的路还算平坦,不过沿路可见有红旗与红白旗交互插着连成一道线。

  不过这深涯底很远,所以越往里走旗子就越少,到最后索性就没了。

  两人穿的极其厚重,可惜脚下的雪也丝毫不愿给她们减轻负担,越发的厚实起来。

  起初只是将她们的鞋子淹没,后来没过了膝盖,再后来是踩都踩不稳,人跌进雪里就把人埋了一半。

  时音被黎奕修拉起来,“这么深的雪,只怕难找,找到也很难带回。”

  他就事论事,看着带着帽子裹着围巾棉口罩的时音,对上她护目镜后无畏的一双眼。

  “所以,后悔了吧?”时音笑着看他。

  “是。”黎奕修忿忿,“我后悔没早点知道你的目的,后悔尊重你的意见在冬天到这里来,把你折腾成这样,我怀疑你是想让我体会和你同生共死后,告诉我一些感情上的奇怪道理。”

  时音被先前的那声“是”给惊了一下,又听着他后续的一串猜测,才笑出声,“感情上的奇怪道理,比如呢?”

  虽然在对话,但两人没停下艰难前进,黎奕修哼了一声,“比如这样恶劣的环境,如果我们有人体力不支,必须抛下一人时,你可以告诉我,没什么比命重要,所以生命面前感情算不得什么。”

  时音笑得弯腰,“黎奕修,我早前没发现你这么幽默。”

  “是你不来了解我,还要折腾我低头来找你。”

  “以我们的身高差距,就算我抬头找你了,你不还得低头才能看到我吗?”

  时音朝他看去,戴着护目镜也好像能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

  黎奕修手套上都沾了雪,本来想摸摸她戴着帽子的小脑袋的,结果抬抬手又放弃了。

  时音的眼神却在看向他动作后,错开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上抬头,看着他身后不断高耸网上的悬崖。

  黎奕修也跟着回头看过去,往上似乎与天重叠的山崖,本该平坦延伸的线条却突出一个尖角。

  “我坠落山崖下前,周围的地势四平八阔,我和连翘到了边缘,那附近似乎有一个突出的地方,我和她一起到了附近就走投无路了。”

  “所以,在这附近或许可以找到原本的你和你的那个同伴?”

  时音点头。

  “这一路已经看不到完整的分界线,所以算是钻了空子,不过要在这一片区域找到,也很耗时了。”

  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两人在整个区域艰难搜寻,饿了吃压缩饼干,更冷的时候,就努力走的更快,手脚更活泛的动起来,似乎一切都能克服。

  可终究天色会暗,何况崖底能见到的光实在比外边空旷的地方更少,下午四点就已经昏暗下来。

  两个人有带够两天的物资,可终究没有一块雪薄的地方可以让两人驻守休息。

  “我想再继续找找。”

  如果是边防部队里,这会儿和该是光线充足的,黎奕修看着昏暗下来的天,有点无奈,“一个小时,不能再多了。”

  时音点头,他这体力倒是获得了她的肯定。

  好在她这小身板也不赖。

  两人继续不远不近的搜索着,甚至踩的更深,刨的更远,眼看时间快到了,周围的可见度也开始越来越低。

  时音突然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大石头,不断刨解后,终于看到了被雪封冻在其中的人。

  正想要叫黎奕修,回头却看到黎奕修已经抱着另一句封冻了的身体走了过来。

  边防没人知道原本的时音和连翘死在何处,所以他们无处可寻。

  那两具尸体被冰雪封冻,但大致面目还能辨别。

  血迹斑驳已经暗色,如果雪水融化,尸体也会很快腐化。

  所以时音和黎奕修将尸骨艰难带到国界内,又重新以雪封冻了。

  给了昭阳确切消息后,时音整个人才颓然下来。

  她索性坐在雪地里。

  黎奕修过来站定让她后背有个依靠。

  “我完成任务了。”

  “你完成了原本时音的任务,可还没有完成月落的任务哟!”

  时音点头,“综艺录制,拍完孟导的戏,还有一些合作的代言,月落的工作还挺充实。”

  “你好像漏掉了什么?”

  “有吗?我以为和某些人的合约已经作废,毕竟体会了同生共死后,不应该是携手并肩、共同进退、白头偕老吗?”

  一连几个四字词,听得黎奕修笑容越发灿烂。

  “老婆说得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